当前位置:主页 > 安德烈·奇卡提罗 > > 正文
安德烈·齐卡提洛八十年代虐杀63人 大多是女中学生(二)
上传时间:2019-09-10 15:16点击:

沙赫特市连续发生十多起虐杀案以后,小城已经全民皆兵,到处都是巡逻的民众。

变态狂徒已经无法在这里作案,转移到省会罗斯托夫城继续杀人。

罗斯托夫人口有100多万,在俄罗斯来说就是很大的城市了,全国排行第10。

歹徒能够在10多万居民的小城沙赫特,连续杀死10多人,更别说在人口密集、治安复杂的大城市。

到了罗斯托夫以后,歹徒的手段越来越凶残,越来越可怕,肆无忌惮。

 

 

1983年10月,19岁少女薇拉·舍夫昆被残杀,伤痕累累的尸体被丢在树林里。

这是在罗斯托夫附近的第一起案件。

从此开始,罗斯托夫连续有15人被残杀。

歹徒的胆量越来越大,大概是做了十多起案子都没事,让他肆无忌惮。

根据尸检,薇拉·舍夫昆被捆绑后,遭到长达数个小时的毒打虐待,然后才被杀死。

一切暴行均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还持续几个小时,说明歹徒根本不怕被人发现。

 

另外,歹徒在沙赫特是在郊外诱骗或者绑架少男少女。他不敢在市区内诱骗,怕被路人看到,导致自己被抓。

在罗斯托夫,歹徒已经开始公然在市中心诱骗。

1984年7月,10岁的男童德米特里·伊拉里奥诺夫突然失踪。

警方在郊外森林里找到他时,尸体已经面目全非。

这个可怜的孩子,一样是遭到长达数小时的残酷殴打,才被匕首连刺6下杀死。

让罗斯托夫警方震惊的是,孩子是在母亲的眼皮底下,被人骗走的。

他的母亲在罗斯托夫火车站边商店当营业员,孩子在店门口玩的时候失踪。

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歹徒公然骗走孩子然后杀害,真是为所未闻。

 

 

伊拉里奥诺夫遇害后仅仅9天,19岁女孩斯韦特兰娜·灿娜遇害。

警方在废弃的厂房里,发现了灿娜的尸体。

此时,歹徒手段又有升级。

本来,歹徒在杀人前,会对被捆绑的受害者拳打脚踢一通,再将他们杀死。

从灿娜开始,歹徒开始用更残忍的手段虐待受害者。

灿娜死的非常惨。

歹徒并没有一刀刺死她,而是剥开她的肚子。

警方分析,灿娜痛苦挣扎了20多分钟后,才悲惨的死去,肠子和内脏流的满地都是。

现场过于惨烈,导致一个刚刚入行的年轻警察,受到很大刺激。

鉴于年轻警察出现了精神病的症状,被迫让他入院治疗。

看看,连警察都被吓疯了。。可见歹徒有多可怕!

 

根据调查,案发前灿娜刚刚从中学毕业,一时没有工作。

她这几天都在火车站游荡,寻找工作的机会。

火车站经常有人来找人干零活,还会给以比较高的报酬。

警方推测,歹徒谎称有工作,将灿娜骗走虐杀。

 

短时间内,罗斯托夫先后有15人遇害,这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顿河畔罗斯托夫早在18世纪就建立城市,长达200多年从没有发生过这种连续杀人案。

况且,罗斯托夫是俄罗斯第10大城市,不是沙赫特这种小城。

这里发生恶性案件,影响很大,连莫斯科都被震动了。

 

1984年9月6日,第15名受害者,24岁的女孩卢卡斯卡娅被害后。

莫斯科方面震怒,下了限期破案命令:在案件未破之前,罗斯托夫市所有的警察取消休假,做24小时巡逻、设置哨卡。当地驻军也需要抽调人手,协同警察。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也必须参与其中,提供可靠的情报。总之,务必短期内抓住凶手。

震动了最高层,托斯托夫市警方不寒而栗,开始全市的大动员。

你别说,这一动员就有了收获。

一周后的9月13日夜晚,便衣警察发现了可疑的家伙。

在罗斯托夫火车站附近,巡逻的警察发现有个高瘦的中年男人,不断向路过的女孩搭讪。

于是,警察拦住他进行盘问。

这个男人身高超过1米9,非常瘦,像竹竿一样。

面对警察的盘问,这个男人毫不慌乱。

警察: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男人:警官你好,我叫齐卡提洛,是普通工人。

警察:工人?工人为什么会在夜晚,跑到火车站来乱走,还去骚扰女孩?

齐卡提洛哈哈笑了几声:我刚喝了点酒,出来找乐子。男人嘛,找乐子还不就是这样。警官你也是男人,你懂得!

警察:你不要废话,双手举起来放在墙上,让我搜查一下。

齐卡提洛:警官,我就搭讪了几个女学生。你是不是开玩笑?

警察:谁跟你开玩笑?让你举手就举手,不然我拔枪了,听到没有。

齐卡提洛:好好!我照办就是了,不用小题大做嘛!

便衣警察搜了齐卡提洛全身,发现了一把匕首和一根绳子。

警察:这些是什么?

齐卡提洛:这有什么?罗斯托夫这么乱,我有个同事上周刚被几个小流氓抢劫后打伤了。匕首是我带着防身的,我可不想也被人打进医院。

警察:绳子是干什么用的?你出来逛街,还带着绳子?

齐卡提洛:我是工人啊,工作需要绳子,带着一根有什么稀奇。

警察:你当我白痴啊?先跟我去警察局。

齐卡提洛顿时急了:警官,你抓我有什么理由?我是上过大学的人,懂得法律。你这样胡乱抓人,不合法。

警察:什么合法不合法?你走不走?不走我就拷着你走。

当时有一些路人围观他们,警察带着手枪,齐卡提洛无法抵抗也逃不掉,只能乖乖的上了警车。

 

在警察局里,齐卡提洛仍然说自己就是闲逛,没有犯法。

没有证据表明齐,卡提洛同10月的少女被杀案件有关。

于是,警方以涉嫌盗窃将他拘留起来。

拘留了3个月以后,因查无实据,警方被迫将齐卡提洛释放。

期间,罗斯托夫警方曾经调查了齐卡提洛的背景。

我们都知道,沙赫特第一起女童谋杀案发生时,齐卡提洛一度被列为重要嫌疑人。

然而,随后沙赫特警方抓了替罪羊克拉夫琴科去顶罪,导致后者被枪决。

而克拉夫琴科被捕后,沙赫特的系列谋杀案并没有停止。

当地警方意识到,真凶可能不是克拉夫琴科。不过,克拉夫琴科已经被误杀。

警方为了掩盖自己的渎职,人为将案件真相隐藏起来。

他们刻意将齐卡提洛被调查的记录,从案卷中删掉了。

由此,罗斯托夫警方根本不知道,齐卡提洛可能同沙赫特的连续杀人案有关。

不然,罗斯托夫警方不可能随便释放齐卡提洛。

齐卡提洛被释放以后,罗斯托夫的谋杀案突然就停止了。

 

那么,稍微有智商的人都应该知道,齐卡提洛有重大嫌疑。

可惜,竟然没有人去怀疑齐卡提洛。

歹徒应该感谢警方的无能和渎职!

 

随后1年时间,这个歹徒没有作案。

然而,1985年8月,距离罗斯托夫30公里的城市新切尔卡斯克,突然发生了类似的案件。

当年,有2名少女先后遇害。

受害人数比原来要少,然而手段更为凶残,而且升级了。

18岁的女孩娜塔莉亚放学途中失踪,在郊外小湖里发现了被捆绑的尸体。

尸体让警察们心惊肉跳!

娜塔莉亚遭受了可怕的殴打,全身伤痕超过百处,其中3处刀伤是致命的。

更可怕的是,尸体部分器官丢失。

她的舌头断裂不知去向。

根据牙齿印判断,舌头竟然是歹徒咬断的,怀疑被吃掉了

尸体的臀部一块肌肉被用刀切走,肯定是歹徒所为。这块肉,很有可能也被歹徒带走吃掉。

杀人还吃人,这太吓人了。

 

娜塔莉亚遇害后,罗斯托夫州在7年内竟然发生了近40起虐杀案件。

案件发生的三个地方,都是相邻的城市,紧靠在一起。

这在苏联的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第一次。

 

莫斯科方面非常震怒,又派遣一个叫做伊萨·科斯托耶夫的刑侦专家,负责侦破系列案件。

伊萨·科斯托耶夫,比他的前辈费季索夫警官有本事!

之前的虐杀案,分别发生在沙赫特市、罗斯托夫市和新切尔卡斯克市。

三地都属于罗斯托夫州,可是3市警方互相不联络,各自侦查,甚至互相隐瞒案情,最终谁也没有破案。

尤其是沙赫特和罗斯托夫市,各发生了十多起虐杀案,极为恶劣,互相却不沟通。

伊萨·科斯托耶夫来了以后,首先将3个城市的案子并案侦查。

分析近40起虐杀案件,科斯托耶夫警官认为:凶手很可能是严重心理变态的惯犯。

所有的遇害者中,女性尤其是少女占大多数,却没有30岁以上的妇女。

奇怪的是,这些少女被虐杀甚至性虐,却无一被强奸。

现场偶尔发现精液,也是歹徒对着尸体自慰留下的。

由此推断,歹徒可能有着严重的性功能障碍,无法同女人进行正常的性生活。

他的年龄应该不小了,因阳痿而本能畏惧少妇

他用杀死女人,尤其是柔弱少女的方式,进行发泄。

通过血腥暴力的虐杀,歹徒达到一种变形的性满足。

所以,歹徒作案模式是固定的,也是有规律可行的。

那么,为什么他这么多年还是没有被抓住?

唯一的解释是,这个人平时可能温文尔雅,举止正派,甚至还是所有人口中的好人。

根本没有人会想到,他竟然是变态杀人狂。

而且,他可能没有强奸或者杀人、伤人的前科,警方多次排查都没有将他列入范围内。

另外,歹徒是个心思非常缜密的人,智力很高。

做了近40起案件,他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警方也就束手无策。

 

 

现在看来,这家伙不会主动停止作案。

除非他被抓住,或者他的性功能障碍有所好转。

根据作案都在罗斯托夫州来看,歹徒就是这里常住人口,对这里很熟悉。

科斯托耶夫警官认为,歹徒肯定还会在罗斯托夫州作案,有着固定的模式。他迟早露出蛛丝马迹,最终还是会抓住他。

 

科斯托耶夫警官向上级保证,1年内就会抓住这个变态杀人食人魔。

没想到,智力很高的歹徒似乎也明白了这点。

突然之间,从1985年8月开始,歹徒停止作案长达2年时间。

科斯托耶夫警官在这里空等了2年,一无所获。

其他重要案件需要他负责,最终科斯托耶夫警官被莫斯科方面调了回去。

不过,科斯托耶夫警官还是持续关注这系列案件。

他陆续收到了其他地方的作案汇报。

1987年,距离罗斯托夫州不远的乌克兰境内,有4名男童被人虐杀;北方的第二大城市列宁格勒,也有1名16岁少年被残杀,手法类似。

科斯托耶夫警官判断,这是歹徒不敢在罗斯托夫州作案后,选择四处流窜作案。

只要调查嫌疑人是不是在这几个时间点离开罗斯托夫,就有可能破案。

可惜,科斯托耶夫警官已经被调离这个岗位,也管不了这个案子了。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1988年4月,托斯托夫突然又出现了这类杀人案,1名18岁妓女被杀。

随后1年歹徒没有作案,警方误认为这是另外的人所为。

从1989年3月开始,歹徒又在罗斯托夫不断作案,连杀5人之多。

此时的歹徒,手段已经残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8月,19岁女孩匈牙利籍女学生海伦娜·沃尔高,在上学期间突然失踪。

几天后,发现她被捆绑虐待而死。

它的尸体被破坏的不成样子,一个眼球被挖掉,腹部被割开,肠子被扯出很远。

更可怕的是,她的生殖器也被割走。

为什么割走她的眼球?可怜的女孩是个盲人。

也许是歹徒,对她的眼球比较好奇。

罗斯托夫再次发生系列杀人案后,全城再次被调动起来,街上到处都是警察和军人。甚至一些女警伪装成妓女揽客,试图钓鱼抓住歹徒。

然而,歹徒非常狡诈,而且毫无畏惧。

他巧妙躲开这些军警,继续杀人。

1990年全年,他又杀死了8个人,将杀人总数提高到52起。

 此时,歹徒终于留下了线索。

 

1990年10月30日,16岁男性少年维克托·季先科遇害。尸体的生殖器和舌头都被切下,全身都是刀伤。

然而,警方发现季先科死前曾经同歹徒搏斗过。

少年的嘴里和脸上,有不属于他的大量血液(血型不同),还有牙齿里还有一些肉渣。

根据现场痕迹来看,季先科不甘心这样被杀害,宁死也要报复歹徒。

他找准机会,突然咬住了歹徒的一根手指。

歹徒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只能一刀刺入少年的心脏。

然而季先科死前就是不松口,竟然将歹徒手指直接咬断。

一刀刺死季先科后,巨疼的歹徒恼怒之极,用匕首将尸体捅成了马蜂窝。

现场没有发现断指,应该是被歹徒带走了。

那么,歹徒断了一根手指,这就是最明显的证据了。

 

果然,有了这个线索后,歹徒很快就落网了。

 

最后一起案件发生在11月6日,22岁的女孩科罗斯蒂克,被人骗到树林中杀害。

科罗斯蒂克也是被虐杀,死后乳房被歹徒切下带走。

在歹徒拎着装着器官的提包,走出树林的时候,正好有1名便衣警察驾车巡逻路过。

发现这个男人单独在野外行走,警察下车将他拦住。

这个男人有些惊慌,开始并不回答警察的问题。

在警察恐吓“你不说,就带你去警察局”,男人才说自己叫做齐卡提洛,是一个工人。

便衣警察让他拿出证件。

齐卡提洛无可奈何,只得拿出一个工作证,确认了他的身份。

警察仔细打量了齐卡提洛一番,觉得他有些奇怪。

都这么晚了,又是这么冷的季节,为什么他还独自去偏远的森林?

他还紧紧抓住那个提包,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过,警察并不知道附近发生了谋杀案,也很不负责任。

连提包都没有搜查,警察就让齐卡提洛走了。

当时天气很冷,所有人都带着手套,警察并没有发现齐卡提洛少了一只手指。

10天后,警察发现了女孩科罗斯蒂克的尸体。

便衣警察才恍然大悟,出现在现场的齐卡提洛,很可能就是凶手。

那个提包中,就装着女孩的乳房。

这边,罗斯托夫警方紧急出动,试图抓捕齐卡提洛。

然而,警方并不抱什么希望。

之前齐卡提洛在作案现场被盘问,差一点被抓住,此刻应该早就逃得没有影子了。

谁知道,20日警方追到齐卡提洛的住处,他的妻子表示他刚刚出门散步。

警方追踪过去,发现齐卡提洛正在用啤酒诱骗一名少年去树林。

警方立即将他生擒,当场脱下他的手套,果然齐卡提洛少了一根手指。

经过比对,伤口的牙印同季先科的完全一致。

不过,齐卡提洛却不好对付。

长达9天时间,齐卡提洛胡言乱语,装疯卖傻,不肯交代案情。

不过,你能有多硬?进到苏联警察局,钢筋水泥也会被砸烂。

苏联已经濒于解体,警察们也都是憋着一肚子火,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如何。

面对这种杀人狂魔,警察难道还能客气嘛,当然能怎么揍就怎么揍。

齐卡提洛被毒打了9天,终于架不住了。

他承认杀了人,前后杀了63人之多。

警方大吃一惊,因为当时他们掌握的案件只有40多个。

在齐卡提洛的带领下,警方找到了几具没有被发现的受害者尸体,由此确定他就是连续杀人恶魔。

齐卡提洛在12年时间杀死了63人,平均每年杀死5个人。

一些实体始终无法找到,最终警方只确认了53起案件(最后一次审判确定为52起)。

 

那么,齐卡提洛为什么要杀人?

很简单,他就是一个变态狂。

齐卡提洛交代,他是乌克兰人,儿童时代经历过可怕的乌克兰大饥荒。

当时全村吃光了所有能吃的东西,被迫挖出动物甚至人的尸体食用。

一天,  一伙就要饿死的邻居冲入齐卡提洛家,用马刀制服了他的母亲(他的父亲在外从军),将他的哥哥(也是一个儿童)抢走。

齐卡提洛亲眼目睹,邻居们在院子中将哥哥乱刀砍死。哥哥的尸体被肢解成几块,被邻居们分别拿走,带回家吃掉。

这对于齐卡提洛刺激非常大,形成了嗜血的变态性格。

自然,这只是齐卡提洛的说法,究竟是不是事实,没人能够确定。

随后德国人入侵乌克兰,还是孩子的齐卡提洛目睹很多惨剧。

他曾看到自家的物资被德国人烧光,反抗的村民被当众绞死。

然而,对他刺激最大的还是一伙乌克兰土匪。

这伙无恶不作的匪帮趁着战乱打劫,洗劫了村子。

一说,他的母亲和躲在他家(年仅11岁)的邻居女童,遭到了匪徒们的残酷轮奸。

土匪们还强迫还是儿童的齐卡提洛观看暴行,以此取乐。

这伙土匪很快被红军包围杀光,这次可怕的经历却让齐卡提洛彻底变态。

从此以后,他对性极为恐惧。

成年以后,齐卡提洛也结了婚,生了2个孩子。

齐卡提洛年轻时候相当英俊,身高有1米93,又有罗斯托夫大学函授本科文凭。

可以说,齐卡提洛条件非常不错。

在苏联那个女多男少的年代,齐卡提洛是被少女们争夺的男人。

然而,齐卡提洛连接被2个女友甩掉。

到同第3个女友结婚时,他已经30岁。

这并不奇怪。

他的妻子费奥多西亚告诉警方,他们根本不是正常的夫妻。

齐卡提洛有着严重的性功能障碍患,根本不能勃起,无法同女性有正常的性生活。

之前齐卡提洛曾经有过2个女友,都为此分手。

费奥多西亚之所以有孩子,完全是她设法获得丈夫的精液以后,自行用注射器推入体内的结果。

为此,费奥多西亚也非常苦恼,曾多次要求离婚。

齐卡提洛坚决不同意,还以死相逼。

妻子费奥多西亚是齐卡提洛妹妹的闺蜜,她也不想把事做绝,只得放弃离婚。

只是,夫妻两人也没有什么感情,形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妻子费奥多西亚从不管齐卡提洛的事情,后者也经常连续几天不回家。

就算费奥多西亚自己,也没想到丈夫竟然是那个凶残的杀人狂。

齐卡提洛平时很温和,几乎不发脾气,不抽烟也很少喝酒(俄国男人大部分嗜酒成性)。每次齐卡提洛出差回来,都给一儿一女带礼物。

 

齐卡提洛回忆,他第一次作案,也就是1978年杀死9岁女童叶蕾娜·扎科特诺娃。

当时他并没有预谋,而是临时起意。

在和女童闲聊时,齐卡提洛出现了病态的性欲,试图强奸她。

将女童骗到废弃仓库后,齐卡提洛却不能勃起,无法进行强奸。

女童借机冲出仓库,大声呼救。

在当时的苏联,强奸未遂也是重罪,可以坐牢近10年。

惶恐之下,齐卡提洛决定干脆杀人灭口,用匕首对准女童连刺3刀。

看到女童垂死挣扎的样子,变态的齐卡提洛突然有了特别的兴奋感,随后又将女童活活掐死。

此次杀人,让齐卡提洛有一种极度的愉悦感。

由此,他一发而不可收拾,连续杀了63人。

 

需要说明的是,齐卡提洛是个毫无人性的恶魔。

女童被刀刺受重伤后,曾经低声对齐卡提洛说了一些话,可能是求饶。

伤势太重,女孩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面对如此悲惨的情景,齐卡提洛却毫无怜悯,多年后甚至说:这就像一出很有意思的哑剧。

 

杀人越来越多,他逐步开始虐杀,毁尸甚至食人。

他的供述中交代:先用短刀刺杀被害者,等到对方奄奄一息,再将她们活活的掐死。接着,把尸体肢解成几大块,再陆续分为小块。我曾咬下他们的舌头,剥开肚子掏空内脏。如果是少男,就切断阴茎;如果是少女,就切下阴部和乳房;之后再切下要食用的肉。

 

 

齐卡提洛自己供述,他知道自己迟早会被抓住,但无法控制自己。

齐卡提洛认为他应该是有精神病,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强烈的杀人欲望。

如果不去杀人,齐卡提洛就坐卧难安,就像瘾君子犯了毒瘾一样。

齐卡提洛本以为自己最多杀死几个人,就会被抓住枪毙。

没想到苏联警方如此无能,竟然让他杀了63个人。

 

齐卡提洛在90年被捕,案情复杂和苏联解体因素,直到94年才被处决。

期间,齐卡提洛曾经遇到过凶险。

在苏联监狱中,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

犯有杀害儿童罪的歹徒,通常等不到审判结束,就会被狱友殴打致死。即便是作案多端的犯人们,也认为齐卡提洛是人渣中的人渣,应该被直接杀掉。

看守们往往也会坐视这种事发生,还觉得这是罪有应得。

好在,齐卡提洛的名气太大,整个西方都知道他的事。

苏联方面只得保证他的生命,将他单独囚禁,还派狱警24小时保护他。

一次齐卡提洛出来放风的时候,突然有个年轻犯人向他冲过来,用什么东西猛刺他的下体。

齐卡提洛反应还算迅速,急忙躲闪,这一下就刺在了大腿上。

看守迅速制服了这个犯人,缴获了一支牙刷磨成的利器。

这个犯人对看守说:是监狱里的老板(黑社会大哥)让我干的。他说齐卡提洛是个连上帝都厌恶的人。法律最多判处他枪决,我们却可以让他不得好死。老大让我刺穿齐卡提洛的睾丸,让他在痛苦中死去,也算为被他害死的孩子们出出气。

齐卡提洛只是大腿轻伤,没有大碍。

出于安全考虑,监狱方面基本不让齐卡提洛离开牢房。

齐卡提洛的审判也费时良久,跨越了苏联和俄罗斯时期。

从91年,齐卡提洛遭到起诉,直到94年审判结束,苏联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俄罗斯。

齐卡提洛似乎有一些精神问题,在审判中他表现相当怪异,经常会说一些匪夷所思的怪话,做一些怪事,比如几次脱下裤子。

这似乎不像是伪装,不可能有人能够装伪装这么多年。

俄罗斯精神病专家却认为,齐卡提洛没有精神病,思维大体清晰,只是严重变态而已。

受害人家属对齐卡提洛极为仇恨,当庭要求释放他,以便让他们也将齐卡提洛虐杀,让他尝尝同样的痛苦。

以俄罗斯人的性格,家属们说得出就做得到。

到了92年,法庭判处他52个死刑。。法官判词指出:“死刑是唯一我可以判处的刑罚……。”

94年1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亲自签署了死刑执行命令。

2月14日,齐卡提洛被带入一间密室。

一发射入后脑的子弹。要了这个恶魔的命。

63条人命,让齐卡提洛成为俄罗斯排行第二的杀人恶魔。

 

齐卡提洛死后,他的妻儿尤其是独生子,遭到受害者家属的威胁。

这些愤怒的家属宣布,等到这个孩子长大后,就将他杀死。

齐卡提洛的儿子从此隐姓埋名,在全国四处躲藏。

然而,他的儿子并不相信齐卡提洛杀了这么多人。

他认为,父亲也许杀了几个人,但绝对不是变态狂,也没有杀了63人这么多。

这都是苏联时期的警方为了尽快破案,让他的父亲背了黑锅而已。

有意思的是,齐卡提洛同苏联警方有过一次这样的对话。

苏联警察:我们打你就打你了,你是个杀人恶魔,打你又怎么样?

齐卡提洛:杀人恶魔?那个女童明明是我杀的,你们为什么让克拉夫琴科去顶罪,还把他枪毙了。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克拉夫琴科是无辜的?我说,你们警察才是真正的杀人恶魔!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