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莎朗·塔特 > > 正文
莎朗·塔特案凶手曼森家族查尔斯·曼森去世
上传时间:2019-08-22 17:34点击:

 

 

美国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杀人魔王”——查尔斯·曼森(CharlesManson)去世,终年83岁。据报道,曼森是“自然原因”死亡。

 

这也让曼森和他臭名昭著的犯罪团伙曼森家族(MansonFamily),再一次走进了大众视野。

 

 

(曼森家族部分成员|图片来自google)

 

我与你们的世界格格不入

 

曼森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与其他小孩的不同。他的母亲凯瑟琳·马多克斯16岁便未婚先孕,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总医院生下了他。他出生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名字,一开始他被命名为“没有名字的马多克斯”。

 

直到后来曼森的母亲嫁给了一个叫威廉·曼森的工人,他才被取名为查尔斯·曼森。而这位年轻母亲并没有给曼森安稳的生活,她不停的因为抢劫等乱七八糟的罪名入狱。

 

对于小曼森来说,童年唯一的温馨记忆,便是母亲出狱后和他住在破旅馆时给他的拥抱。

 

 

(不正常的童年往往是人生扭曲的起因)

 

早年的曼森,简直是第二个凯瑟琳·马多克斯——偷窃、抢劫、入狱、出狱、再入狱......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与你们的世界格格不入”。

 

他并不像一般人一样,把监狱看作应该一生敬而远之的地方——从少年时因盗窃被送进印第安纳波利斯少年中心,到后来1967年3月21日他从终端岛联邦教化所出狱,他已经在监狱和其他教育机构度过了自己的小半生。

 

对于曼森来说,呆在监狱就是最好的选择,他甚至为此递交了申请,但并没有人接受。

 

确实没有道理让一个刑满释放的犯人继续待在监狱占用资源,但曼森的出狱,便也是噩梦的开始。

 

我从未认为我是普通人,

也从未想变得普通

 

作为“曼森家族”的核心人物,查尔斯·曼森这一生注定是血腥且不普通的。曼森家族并非一个真正的家族组织,而是一群仰慕曼森的追随者所组成的杀人集团,其中大部分成员为年轻女性。

 

 

(曼森家族部分成员|图片来自搜狐)

 

在刑满释放的那天,在旧金山一个他熟识的犯人的帮助下,曼森搬到了伯克利的一间公寓,那年正是嬉皮士运动如火如荼的时代,旧金山街头到处是对物质世界不感兴趣,却狂热地追求精神解放,甚至依靠毒品来寻找精神寄托的青少年。

 

也正是那时,以乞讨为生的曼森,靠着在监狱里get到的夏威夷吉他技能,俘获了毕业于威斯康星大学23岁的玛丽·布伦纳的芳心。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玛丽也成为曼森家族的第一个成员。

 

接下来,曼森在20世纪60年代的嬉皮士活动“夏日之恋”(SummerofLove)中,靠着自己从监狱中获得的生活经验和一些“科学神教”(Scientology)的理论,成功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精神领袖,收获了大批信众。

 

这些信众大多和玛丽一样出身中产家庭,是一群迷茫、缺乏关怀的年轻人。也有男性想加入家族,但在初期,为了树立绝对权威,同时满足自己的控制欲,整个家族中,只有曼森一个男人。

 

(图片来自虎麟网)

 

到了1969年,这个组织已经有25个主要会员和60个一般成员。有一天,身为首领的曼森宣布进行终极计划“HelterSkelter”(发动末日的种族和阶级战争,并扬言只有他的信徒才可以存活下来。

 

除了音乐和演讲,性和毒品也是曼森网罗信徒的两大法宝。

 

嬉皮士风靡的年代,性爱和毒品都是不可回避的,曼森利用当时流行的一种致幻剂来让家族成员们进入幻觉状态,并对他们进行洗脑;

 

同时,他很早就意识到了性的力量——“他让你觉得你是他唯一的爱人,虽然还有其他女孩一起分享他,但他让你觉得很特别”,DianneLake在14岁的时候便于曼森发生了性关系“查尔斯给我的不仅仅是性,他告诉我,我应该忘记父母,放弃禁忌。

 

 

(图片来自新京报)

 

他最喜欢结交漂亮的女孩,他让每一个新来的女孩参观自己和其他姑娘们性交,然后逼新来的人参加进来,让这些女孩子们首先在人类最隐秘的地方向他臣服。

 

如果我想的话,

我能变成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其实曼森的这句话后面还接了一句,他说“但我只想做自己”。

 

大概也正因如此,他遵照内心,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人,甚至在他被捕期间,都还有大批信众愿意为他举起屠刀。

 

让曼森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以及曾经“活在世界上的最危险的人”的,是他身上背负的一个又一个残忍至极的血案。

 

►莎朗·塔特案:

 

“以最残忍的方式处决里面住着的人,并且不能留下活口”。

 

——查尔斯·曼森

 

1969年8月9日晚,著名电影导演罗曼·波兰斯基(2002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影片《钢琴师》导演)的妻子,怀孕8个月的莎朗·塔特与其他几名友人被杀死在自家别墅。

 

 

(塔特和罗曼·波兰斯基|图片来自google)

 

那天波兰斯基在欧洲拍电影,也因此躲过了这场厄运。

 

第二天早上,洛杉矶警察局接到凶杀报警。当警察来到波兰斯基家中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塔特和几名友人全都面目全非,都是被乱刀刺死的。据说,塔特曾祈求入侵者放过她肚子里的孩子,但这反而让入侵的恶魔变得更加凶残——她被刺18刀,她腹中八个半月的胎儿也未能存活。(援引自果壳网)

 

 

(图片来自痞客邦)

 

屋子里几乎没有丢失任何东西,凶手只在里屋的门上留下了一个字——“PIG”,是用莎朗·塔特的血写成的。

 

 

(凶杀现场|图片来自痞客邦及网络)

 

►拉比安卡(LaBianca)谋杀案:

 

就在莎朗·塔特案发生的同天晚上,离别墅几十公里之外的一幢房子里又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者是一对姓拉比安卡的夫妇,是加州一家大型超市连锁店的老板。

 

两人也都是被乱刀刺死的,凶手甚至还故意留下了一把插在男主人咽喉里的餐刀。不过凶手这次显然更从容,他用被害人的血写下了三行字:“猪猡们去死吧”(DeathToPigs);“起义”(Rise)和“旋转滑梯”(HelterSkelter)。

 

 

(图片来自搜狐)

 

除此之外,曼森家族的身上还背负着辛曼(Hinman)谋杀案、克劳(Crowe)枪杀案的人命......

 

塔特和拉比安卡谋杀案发生后,警方的调查曾一度陷入僵局,直到两个月后,负责拉比安卡案的警官才发现辛曼遇害案可能与此案有关,这才将线索转向曼森家族。

 

而最后的关键信息,是从一位向狱友吐露实情的曼森成员那里得到的。

 

 

(图片来自新浪新闻)

 

1970年6月15日,曼森家族的多名成员站上法庭,曼森的信众在庭外聚集,威胁出庭证人和旁听者,许多关键证人在此期间受到不同程度的人身威胁和财产损毁。

 

曼森和其他被告在出庭时,均在额头刻上X字符(曼森随后将其改为卐字符),以各种姿态挑衅、蔑视法庭。

 

 

(图片来自google)

 

1971年4月19日,法庭判决四名主要被告7项谋杀罪名成立,全部获得死刑。但在宣判的第二年,加州就废除了死刑,查尔斯·曼森和曼森家族成员的死刑自动延伸为无期徒刑。

 

虽然从那时起,曼森的一生就注定要在监狱中度过,但粉丝对他的狂热依然不减——他是美国监狱中收信最多的犯人,甚至在2014年,一位26岁名叫阿弗顿(AftonBurton)的姑娘单方面称与曼森订了婚。

 

 

(可以说是很狂热了)

 

据悉,阿弗顿是一名狂热的曼森追随者,还在18岁时,就秘密给曼森所在的加利福尼亚监狱写信,并且搬到了监狱附近。

 

 

查尔斯·曼森,这个背负着一身血债的“邪教头子”,终于在2017年11月19日走向了人生的终点。

 

他的一生,可以讽刺的称为传奇,他创造了曼森家族这个邪教,甚至玛丽莲·曼森都以他的姓氏代表恶魔。他为了所谓的“做自己”,毁了很多幸福的家庭,甚至影响了当年正盛的嬉皮士运动。

 

但也许吧,从查尔斯·曼森年少时频繁出入监狱,且认为呆在监狱就是最好的选择时起,一切就早已注定——监狱会是他最后的归宿。

 

不知他在被判无期的那一刻,是否觉得心愿已经达成。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