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阿图罗·贝尔特兰·莱瓦 > > 正文
阿图罗·贝尔特兰·莱瓦受审,刚供出惊人内幕
上传时间:2019-02-21 22:55点击:

这期的内容有一点点沉重,一直以来,墨西哥给我们的印象除了“仙人掌之国”“玉米故乡”还有什么?不得不说它还是一个毒品之国。我们一起来看看官不聊生,血肉横飞的墨西哥毒品战争到底有多恐怖。

 

1月15日,当天墨西哥大毒枭古斯曼·洛艾拉再度被押上法庭接受审判,当天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法院传唤了古斯曼曾经的得力干将希特冯斯,由此曝光了一个足以震惊世界政坛的消息——古斯曼之所以能长时间在墨西哥呼风唤雨逍遥法外,最重要原因是他把墨西哥公职部门上上下下全用美元打点通了,无论是军警还是政府机构无一例外。然而最令人震惊的是,就连墨西哥前任总统佩里亚·涅托都接受了其贿赂,还是主动要的钱!

 

×××

根据希特冯斯的供述,在佩里亚担任墨西哥州州长期间就开始主动联系洛艾拉,且主动索贿,狮子大开口一要就是两亿五千万美元,洛艾拉对其一直持有观望态度,直到2012年10月才给了他一亿美元。在佩里亚担任总统的6年时间内,洛艾拉可谓肆意妄为无恶不作,为了贩毒杀人放火已经是家常便饭。

不过美国人却不吃这一套,由于洛艾拉经常通过美墨边境的地下通道以及其他手段向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和新墨西哥疯狂走私毒品,被美国数个州政府悬赏通缉。在美国人强大压力之下,墨西哥相关部门终于顶不住,于2017年初将其抓获并引渡给美国人。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遭到逮捕,此前两次在监狱中洛艾拉照样呼风唤雨,其成功逃脱至今仍然被怀疑是买通了看守才做到的。

据美国人统计,迄今为止洛艾拉的个人资产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另外有不少钱还被直接送进了墨西哥官员们的口袋,希特冯斯受审时还提到了一位墨西哥军方的将军,洛艾拉一送就是千万美元。而佩里亚在接受贿赂之后甚至向洛艾拉拍着胸脯保证,以后“不用再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了”。

墨西哥一直是世界上毒品交易最猖獗的国家之一,而他们的强力部门表面上禁毒力度不小却一直收效甚微,其原因从希特冯斯的证词中可见一斑。一方面,公职部门被腐蚀殆尽,对法律明令禁止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另一方面,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普通民众在毒贩的高薪诱惑下纷纷加入种植毒株的行列。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墨西哥北边的邻国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费市场。试想如果美国对毒品需求不强烈,这些毒贩上哪找买家?墨西哥猖獗的毒品交易又怎能维持下去?

×××毒品猖獗原因?

墨西哥一直是世界上毒品交易最猖獗的国家之一,而他们的强力部门表面上禁毒力度不小却一直收效甚微,其原因从希特冯斯的证词中可见一斑。

一方面,公职部门被腐蚀殆尽,对法律明令禁止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另一方面,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普通民众在毒贩的高薪诱惑下纷纷加入种植毒株的行列。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墨西哥北边的邻国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费市场。试想如果美国对毒品需求不强烈,这些毒贩上哪找买家?墨西哥猖獗的毒品交易又怎能维持下去?

美国拥有着全球最庞大的吸毒人群,3500万的国民对毒品存在需求,占到了总人口的8.2%。

庞大的消费人口,也就形成了每年高达800亿美金的毒品市场。

此前的外卖大战跟共享单车的补贴大战,巨头们为之打出脑花的市场,其实不过是百亿美金的消费场景。

美国的毒品市场,八倍于此!

背靠千亿美金的市场,走私又如串户,曾一贫如洗的墨西哥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靠山吃山的机会。

每年美国的毒品消费能为墨西哥带来190-290亿美金的外汇收入,这占到了去年墨西哥GDP的1-2%,而在近年以前,墨西哥经济长期不振之下,毒品收入甚至一度达到了GDP的9%!

在这个数字之下,是三十五万墨西哥人直接参与到毒品产业链的“就业”之中,是五百个城镇在分享这个巨大的罂粟花蛋糕,间接利益相关的人员更是高达三百二十万。

而这355万人几乎全都是就业适龄的青壮人口,在其背后是超过两百万个家庭,近千万人,墨西哥总人口的8%赖之过活。

 

 

在这个国家,黑道究竟为何如此嚣张?

上世纪初,社会革命推翻了波菲里奥·迪亚斯(PorfirioDíaz)长期独裁统治之后,墨西哥旋即陷入了各地军阀蜂起、盗匪横行、武装结社、凡事枪杆子说话的乱局。虽然在20年后诞生了统一全国的新生政权,但长期的内战,已使墨西哥以大家族为单位,仰仗武力割据一方的状况积重难返。暴力,已在那时成为了一种流行的语言。

△墨西哥在上世纪几乎与中国同时进入军阀混战、盗匪横行的时期(1910s)

紧邻美利坚这个世界毒品消费需求最大的国家,作为一直以来的运输通道,墨西哥各种有组织犯罪,一直和毒品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早在哥伦比亚毒枭形成行业垄断的时期,墨西哥黑帮就因此获利颇丰。等前者走向衰败,后者便爆发出火箭般的崛起速度。

△红色部分代表暴力活动尤其猖獗

过去几十年里,毒品贸易成为墨西哥经济的支柱之一。目前美墨之间毒品交易利润,高达800亿美元,占墨西哥2017年GDP的7%,而近两年该国国防预算才占GDP的0.6%左右。每年进入美国的毒品中,96%的大麻,64%的可卡因,和58%的海洛因都来自墨西哥。紧邻美墨边境交易出货地点的各州,俨然成了黑帮家族的独立王国。

△纯金AK47

迅速积累起来的财富,有相当一部分被用来换取输出暴力的能量,延续组织的活力。黑帮囤积的军火规模,用“气势恢宏”这样的词来形容都觉得苍白。墨国警方查抄一次黑帮军火的数量,估计能赶上大多数国家的几年总和。相比之下,一些国家被曝光的黑帮军火库,看起来简直就像一家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陈列室一样。

△上图是泰国警方收缴到的当地黑帮武器,下图是墨西哥也不知哪个帮派的一部分家底

有钱有枪了,还要有足够的人手来卖命。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钱有枪,招人就是小case了。

只见满脸横肉,嘴里叼着雪茄的毒品大亨,挥舞着钞票振臂一呼,再指一指遍地都是香车美女的墨西哥城(CiudaddeMéxico),军队逃兵、街头混混、中美洲各地的前游击队员、南美土匪武装、恐怖分子以及无业游民,便纷至沓来。这些一贯心狠手辣,目无法纪,刀口舔血的社会人,迅速结成一股横冲直撞的庞大邪恶势力。

△南美游击队形象,红黑旗是无政府主义(Anarchism)的知名象征

据《华盛顿时报》报道,美国国防部认为,墨西哥两个最大毒枭集团,联合起来拥有超过10万人的武装力量。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手握重兵,自是为所欲为,更何况还是向来视人命如草芥的贩毒团伙。

无休止的暴力,首先开始于敌对贩毒集团之间的仇杀,最早发生在1990年前后。自2000年伊始,呈现爆炸性增长。总统文森特·福克斯(VicenteFoxQuesada)出动小量军队到美墨边境的新拉雷多(NuevoLaredo)打击贩毒集团,然而不仅收效甚微,反而火上浇油。从2005年1月至8月间,单在新拉雷多,就有约110人因两个贩毒集团之间的冲突而丧生。

渐渐地,毒贩间的内战演化成专门针对政府的袭击,墨西哥社会各界再也无法高枕无忧了。

2006年12月11日,新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隆(FelipedeJesúsCalderónHinojosa)兴兵6千5,携左右先锋大将,到米却肯州(Michoacán)讨伐盘踞在当地的犯罪集团。由此打响了史称“墨西哥毒品战争(GuerracontraelnarcotráficoenMéxico)”的长期扫毒运动。

△有关总统出兵剿匪的报道

财大,所以气粗。犯罪集团强大的实力,令墨西哥政府每每开展治理行动的时候,都深感力不从心。遗憾的是,声势最为浩大的2006年这次,也不例外。

△《经济学人》杂志漫画,当时卡尔德隆已被国内暴力等因素拖累已久

长期受到法制节目以及主旋律警匪影视作品熏陶的诸位,一提到政府打黑除恶,想到的基本上都是大批军警,趁着夜色强行进入黑势力窝点。手持各类枪械,在“别动”“待好了”“配合一下我们工作啊”这样的高声呵斥下,不一会儿,一排排手被反铐上的犯罪分子,就都低着头出来了。

但是,在墨西哥打黑,画风正好相反。执法人员经常被集体屠杀。甚至全副武装的警察,也会在路上遭遇埋伏,成建制地被消灭。本来官兵抓强盗的传统戏码,意外演变成了黑帮表演单方面杀戮公职人员的血腥舞台。

△墨西哥特警遇袭后的惨状

2007年,米却肯家族贩毒集团因重要头目被捕,展开大举报复。7月14日,当地人在野外发现多具被捆绑结实的尸体,其中包括1名市长和11名探员。法医从尸体上那些累累伤痕,推断他们死前遭受了长时间的非人折磨。

△“他们善于让人生不如死”,一名警官回忆道

△卡瓦佐斯曾参与打黑行动

2010年8月15日晚,新莱昂州(NuevoLeón)圣地亚哥市(Santiago),市长埃德尔米罗·卡瓦佐斯(EdelmiroCavazos)在下班回家途中,被人忽然抓走。令人感到浑身无力的是,一同被绑的竟然还有他身边的保镖,绑匪数目则多达15名。18日,警方在圣地亚哥市郊外寻获他的尸体。这位遇害时不满40岁的市级领导,成了墨西哥地区祸从天降第一人。

△莫塔和她的竞选广告

而最快被杀的纪录,则由女市长莫塔(GiselaMota)打破。2016年,在莫瑞洛斯州(Morelos)特米斯科市(Temixco),誓言坚决与恶势力斗争到底的莫塔,刚在1月1日宣誓就职,隔天就在自己家里,被歹徒入室乱枪打死。

 

△美军标配M4卡宾枪已大量流入黑帮手中

据悉,在墨西哥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隆任职期间(2006年12月1日–2012年11月30日),依照官方统计,在毒品战争中的死亡人数,至少多达6万人之众。到2013年,估计死亡总人数为12万人,这其中尚不包括按失踪统计的2万7千人。

 

△人是说没就没

最近的一桩针对政府官员的袭击,就发生在不久前的5月11日。大约也就是在冯小刚微博晒《手机2》海报,王菊快要拿下创造101人气榜榜首那会儿,地球另一边,一位名叫何塞·雷米迪欧斯(JoseRemedios)的前市政长官及市长候选人,遇害。排在他前面的一位老铁,于3月1日就义。

看来,墨西哥才是真的“官不聊生”。

除了人多、钱多、枪多。墨西哥黑道之所以能嚣张到这种地步,让邪恶战胜正义成为主流,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政府部门被他们侵蚀成了一个空壳子,内鬼太多。不仅多,而且是太他妈多了。

许多军警不仅仅是收贿受贿这么简单,他们本人基本上就是黑道组织成员。那些中了埋伏的可怜虫们,也难说是不是被他们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战友”背后捅一刀。

△“天哪噜!!!”

《无间道》一开场,韩琛给警局安插的内线送行的场面,在国内看来或许是个编剧设计出来的剧情桥段。在墨西哥,恐怕已经沦为魔幻日常了。

△这在墨西哥都真事儿

而墨西哥无所不在的腐败风气,则是助长黑白勾结滋生的天然土壤。最新一期的全球清廉指数(CorruptionPerceptionsIndex)统计显示,墨西哥排名世界第123,跟它一个档次的是老挝和阿塞拜疆。

小到交通警察这样基层的职位,也有非常严重的吃卡拿要现象。做法通常是先给你开出一张昂贵的罚单,因为与罚单相伴的,经常还有扣车和不良记录的处罚,于是再暗示你付比罚金更贵的贿赂来打典罚单。

△美国电影《毒品网络》对墨西哥官员受贿有诸多描写

如此天赐良机,当然不会被黑帮放过。公检法机关遭到全面渗透,就连国防部长助理,都不幸沦为黑帮眼线。贿金额度,甚至形成过一套规范的价码:内陆打典一块地盘值1百万美元,海湾地区值2百万美元。在海关那儿,保下来美墨边境一个越境走私通道,大概花3百万美元。简称“1-2-3”系统。

给一些市局级的官员,每次汇款基本上在25万美元左右。而同时一个墨西哥普通警察月薪,却只有375美元。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个帮派要做大做强,不仅要砸钱开道,还得拳头够硬。任何人,管他是民是官,是人是鬼,只要挡了财路,一律“杀杀杀”。

不识抬举,一该杀。政府工作人员面对黑帮给的贿赂,有时不想要都不行。借陈奕迅主演的《金钱帝国》里的一句话来说:如果你不要,就等于跟全世界作对。2008年12月,墨西哥各地接连发现数十具被斩首的尸体。令人不安的是,这些死者都无一例外地是参与打黑扫毒行动的军队士兵。黑帮除了让受贿的腐败军警发横财,也在让不肯与他们同流合污的正义之士下地狱。

△遇害士兵被弃尸荒野

同行抢饭,二该杀。2011年,一段黑吃黑的恐怖视频在网上流传。其残忍程度令人发指,可以说是“基默车泪”了(基地组织看了会沉默,车臣叛军看了会流泪)。在被迫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之后,青年的叔叔首先被电锯活活割下了脑袋。而等待他的刑罚,则是被匕首慢慢割喉至死。

△惨遭毒贩虐待的两名小毒贩

叛徒告密,三该杀。而且这些良心发现,希望和政府配合的回头浪子,通常会遭受帮派最严厉的处置。能留个全尸不易,因为有的人,干脆就被黑帮杀手用王水硝镪水之类的活活溶解掉了。处理尸体的刽子手,还得了个“炖汤师(ElPozolero)”的绰号。

△“炖汤师”梅萨·洛佩兹(SantiagoMezaLopez)于2009年被捕,警方估计他溶解过的被害者至少在300人以上

甚至网友发帖骂街,也会被杀。没错,嚣张跋扈的黑道势力,甚至开始搞起了舆论监督。2011年11月,警方先后发现4名被砍头的男子身上都被搁上一面小旗。当地居民表示,小旗是杀手故意留下的符号,意在暗示这几名男子因在网上发言抨击黑道而死,同时警告其他人闭嘴。

△疑为网友遇害前图像,

眼神充满了绝望与无助,令人不忍注视

在如此淫威的笼罩下,墨西哥已承受了数十年的苦难。“墨西哥毒品战争”作为一个专有历史名词,自2006年诞生以来,在维基百科上定义的时间节点,用的一直都是可怕的“至今(present)”一词。

“百姓从贼,皆因饥饿”。2009年的统计显示,墨西哥平民中的极端贫困者,在2006年至2008年间,由1380万上升到1950万。更广泛意义上的贫困人员,诸如无法负担学费、交通和房租者的数量,在此期间由4260万增加到了泱泱5060万。

漠视民间疾苦的墨西哥政府,没有在扫黑行动中广泛团结各阶层力量。导致贫困且盘根错节的民间地方势力,反而为黑帮所用,成了他们的良好掩护和情报来源。

2018年以来,共发生近2.5万起凶杀案,其中5月就有4381起。今天的墨西哥,已被毒品和暴力涂抹成了无底的血窟窿。

如今墨西哥已经在毒品上陷入恶性循环,其毒品交易规模甚至高达该国GDP的2%左右,从事毒品贩卖走私的城市超过了400座,许多犯罪案件都与毒品有关。

事实上,想要与毒贩斗争到底的政府高官不是没有,比如米斯克市市长莫塔,结果上任不到24小时就被枪杀。

提奎齐奥市市长沙拉萨尔与毒贩斗争了3年,卸任失去保护后当即被分尸。

按照这个局势发展下去,墨西哥可能永无宁日!

与毒品的战争是如此漫长,每届政府好像都有解决方法,但这些方法在墨西哥却从来也没有奏效过。人们甚至能隐隐绰绰听到呼吁毒品合法化的声音。墨西哥的人民何时才能生活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中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只有上帝本人才知道。

但,墨西哥毕竟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了。

 

墨西哥毒品市场主要由以下六大贩毒集团控制

  贝尔特兰·莱瓦集团:由阿图罗·贝尔特兰·莱瓦等四兄弟建立,曾与古兹曼旗下的锡那罗亚集团联盟。该集团主要控制着墨西哥中部、南部和墨西哥城的贩毒渠道。

  海湾集团:成立于20世纪30年代,是墨西哥历史最悠久的毒品犯罪集团之一,因主要控制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的毒品交易而得名。总部现驻地在塔毛利帕斯州的马塔莫罗斯市,主要交易对象为美国的得克萨斯州。

  华雷斯集团:由于长期控制华雷斯市及其所在的奇瓦瓦州而得名。2008年古兹曼和他锡那罗亚集团试图将华雷斯变成为自己的地盘,一场血腥的黑帮火拼由此爆发。

  洛斯哲塔斯集团:由叛逃的前墨西哥军队士官组成的新毒枭集团,曾作为海湾集团的杀手小分队而存在。2010年开始独立单干,被美国执法机构视为“最懂得运用现代科技的新型毒枭”。

  锡那罗亚集团:大名鼎鼎的古兹曼旗下的贩毒集团,目前来看是整个墨西哥实力最强大的一支。

  阿雷拉诺集团:主要控制墨西哥西北部下加利福尼亚半岛区域的毒品贸易,但阿雷拉诺兄弟中的好几位都已经被警方控制或被对手杀死。

感谢祖国的禁毒英雄,

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向您们致敬!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