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黄延秋事件 > > 正文
黄延秋事件还有高手来解释一下么
上传时间:2019-02-18 21:12点击:

黄延秋事件,指的是1977年7月27日至1977年9月28日与外星人同行三次,累计十一天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的身上。

1977年,黄延秋先后三次神秘失踪,睡了一个晚上突现千里外的上海,被遣送回家一月后又有两次神秘失踪,三次都离奇生还,黄延秋认为有两个神秘人物在他熟睡之际背他飞行。这被认为是中国UFO三大悬案之首的神秘事件,北京UFO研究会有文字记录。

飞人事件第一次

位于河北省肥乡县旧店乡的北高村在1977年7月27日(农历六月十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村东头即将成婚的青年农民黄延秋在当天夜晚睡觉后突然失踪,人们四处寻找历时10多天仍杳无音讯。这件事传到了距北高村一公里的辛寨村,村民们将一封过时的加急电报交到北高村一位村委手里。日期标注的是“7月28日”,也就是黄延秋失踪的第二天,电文中写道:“辛寨黄延秋在上海蒙自路遣送站收留望认领。”

令人不解的是,上海遣送站发报的时间竟是在黄延秋失踪后仅10小时。北高村离上海市1140公里,当时乘直快车也需22小时到达。而且还必须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才能搭上火车,晚上不通汽车,他走时也未骑自行车,仅步行到邯郸也需八九个小时。县、市省城均无飞机场,坐飞机绝不可能。难道是他自己一夜间飞到了上海?

几经辗转回到家乡的黄延秋惶惑地说出神秘的奇遇:7月27日晚间10点左右,黄延秋在刚盖好还未安门的新房里睡下,不多时又被喧闹的声音惊醒,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繁华大城市街头!巡视四周,许多招牌上都写着“南京市某某商店”、“南京市某某旅馆”等,仔细问路过的人,是南京市中心。在黄延秋惊愕之时,走来两个交通警察模样的人,对黄延秋略加盘问后,给了他一张火车票,说南京至上海的火车就要开车了,让他立刻坐车到上海,说那里有遣送站,能和家乡取得联系。他们要黄延秋先走,声称随后他们也去,一切由他们安排,叫黄延秋到上海下车后到车站派出所找他们。经过4个小时的奔驰,列车驶进了上海火车站(北站),黄延秋随着乘客走出站台,找到车站派出所,没想到两个“交通警”已在派出所门口等着黄延秋。不知他们乘坐了什么,比火车还快。此刻天已破晓,迎来了上海的早晨。两人带着黄延秋穿街过巷乘汽车,来到一个南北街道路西的遣送站里,他们给接待同志交待后离去。

飞人事件第二次

1977年9月8日(农历七月二十五日)晚上,在开完生产大会后,黄延秋再一次神秘失踪。不可思议的是,在他离家的同时,房屋的南墙上1.5米处,出现了一行好像是用镰刀刻的文字:“山东高登民、高延津,放心”字样。至今未查到刻字的人。

据他后来说,半夜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1000多公里之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这时有两个自称是部队的人告诉他,受上级的委托专门等候黄延秋,并要带他去部队。在部队门口,有战士持枪站岗,警惕地注视着四周。这三人进去时,站岗的毫无反应,好像视而不见,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充耳不闻的样子。他们到了一个师部的办公室,在场的军官都很惊讶,就问他是怎么进来的。黄回答,是他们俩带我来的。但惊奇地发现,带他来的两个人不见了!四处查找均无踪影。后经部队同志引荐,黄延秋来到吕庆堂的住处。此时,吕庆堂外出开会还没有回来,其家属李玉英和儿子吕海山接待了他。次日,部队通知了黄延秋的村委,并将其送回。

''山东高登民、高延津''模拟画像

飞人事件第三次

1977年9月20日,黄延秋在大队记完工分,在回家的路上突感头晕便没有了知觉。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家宾馆里,有两个年轻人在身边,还是那两个“交通警”,自称是山东籍人。他们告诉他,此地是兰州,并说他在南京遇到的“交通警”和送他到部队的军人都是他俩扮的,前两次失踪是他们安排的;这次带他出来,初定9天游览9大城市;兰州作为这次飞越着陆的第一站。

隔天当晚,飞行人带他来到郊外,用目光告别了兰州,背着小黄向北京的方向腾空飞驰。就这样,从兰州—北京—天津—哈尔滨—长春—沈阳—福州—南京—西安,黄延秋被两个飞人带着一天游一城。最后回到兰州,在入睡时,他却被飞人送到了家里的枣树下,时间是1977年9月28日晚22时。

第三次失踪时间之长,到的地方之广,黄延秋对此印象很深。飞行人让他爬在背上(感到有常人的体温),即飞离地面“一丈”多高(约三米多高。根据看到物体估计,实际多高不清楚。),过建筑物也是高出“丈许”,四肢不动,也没有过风扑面的感觉,速度象跑一样快。中途一般不停留。虽然各城市距离不等,都是一个小时即到。那两个人的口音竟随着地方的不同而发生转变。

黄延秋接受催眠测谎

黄延秋事件至此,并未结束。2002年12月14日上午九时中国UFO协会北京分会的调查员张靖平、肥乡县UFO协会理事长冀建民与中国著名的催眠大师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吴医师协同黄延秋一同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302医院,对黄延秋发生在25年前的经历,进行了催眠调查。催眠中吴医师和张靖平对黄延秋所述,除了细节更清楚、明晰之外,没有不实之处。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在催眠进行到最后一次的时候,黄延秋突然被25年前背他飞行的高登民叫醒。从催眠状态中醒了过来。

经查,黄延秋的第一次失踪是可以有电报上的时间作证,事发后的第二天,上海遣送站的确给辛寨村发了电报;第二次失踪也有部队对他进行了详细地调查,并汇报到邯郸市地委,地委备有存档;第三次的出走,据他的回忆只有天气可做参考,根据国家气象台的资料分析。事发的时间内他所经过的九大城市当天的天气状况是晴天或多云,福州天气是阴。这与他的口述基本相符。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