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马金库 > > 正文
杀人者,马金库
上传时间:2020-04-16 13:59点击:

 

两个母亲,三个父亲,不幸的童年,一生的悲剧。

 

1

 

1991年,冬天,黑龙江。

 

马金库出生在一个不怎么幸福的原生家庭里。

 

那个时候,马金库还不叫马金库,叫钱忠明。

 

母亲樊守丽,父亲钱宝生。

 

父母感情不和,最终两人离了婚,钱忠明被判给了父亲。

 

然后是父亲再婚,钱忠明有了个继母。

 

父亲嗜赌如命,继母凶狠暴力,钱忠明时常遭到殴打。

 

1995年,赌徒父亲因“几块钱的事”将朋友杀死,不久后被枪决。

 

钱宝生死后,继母不愿再管钱忠明,便找人把钱忠明送给了他的生母樊守丽。

 

离婚之后,樊守丽再也没见过自己的亲生儿子,第一次看到这个黝黑瘦弱的小男孩时,樊守丽有点错愕。

 

樊守丽发现儿子的眼睛有点斜视,并且耳朵也有些不大好使,有点耳聋,便问他怎么回事。

 

钱忠明胆怯支吾着说道,“是被后妈用扫帚打的”。

 

2

 

儿子回到了自己的身边,此时的樊守丽也已经改嫁,于是给儿子改了个名字,也改了姓氏跟随继父姓。

 

从此,钱忠明不再是钱忠明,而叫马金库。

 

樊守丽觉得亏欠儿子太多,便想要好好的补偿马金库。

 

为了矫正马金库的斜视,母亲花钱给他配了眼镜,但是耳膜修复手术费用需要两万元,对于樊守丽这样的贫困家庭而言,这是个天文数字,治疗便被耽搁了下来。

 

虽然眼睛和耳朵有些许“残缺”,但是马金库的智力却很好。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马金库一直都是年级第一,三好学生的奖状更是贴满了家里的墙壁。

 

小升初考试中,马金库全市排名第50名,考进了五常市实验中学。

 

市里面的学校虽然更好,但是学费也更贵,继父和母亲发生了争吵。

 

“镇上也可以念中学,为什么一定要去实验中学,不值得花这些钱”。

 

母亲悄悄的塞给了马金库6000块钱,执意把儿子送到了五常市实验中学念书。

 

“好好读书,这6000块钱,是你三年的学费”。

 

马金库入读中学以后,家里的争吵更加激烈,继父更加偏爱亲闺女,对于马金库这个“不速之客”,始终没有多少好感。

 

——寄人篱下的尴尬,导致马金库内心愈发的脆弱与敏感。

 

好几次,马金库鼓起勇气走到继父面前,壮着胆子跟继父说:“我们一起做饭吧,妈吃饱了饭,就不会烦心了”。

 

继父只回了他一句:“滚一边去。”

 

3

 

家里的贫穷,心理的脆弱,父母的争吵,让马金库痛不欲生。

 

“读书是我的梦想,但那仅仅只是我的奢望”。

 

马金库想成为表姐那样的大学生,走出贫穷,换一种活法。

 

然而世事却总是这般的折磨人,命途多舛,竟叫人无力反抗。

 

最终,马金库退学了。

 

——“妈,你说人活着这么累,是为了什么呢?”

 

2009年春天,樊守丽跟第二任丈夫也离婚了,带着儿子马金库,来到了北京东郊的马各庄。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生命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马各庄的少年马金库,能否改写命运?

 

来到北京不久后,樊守丽又找了一个新对象,马金库有了自己的“第三位”父亲。

 

依旧是贫穷困苦的家庭,十平米的出租屋内,马金库、妹妹、外婆、母亲、新的继父5个人都挤在了这“一方天地”里。

 

——多少人,终其一生的寻寻觅觅,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那一方天地。

 

在这逼仄幽暗的一方天地里,马金库常常看书看到深夜才睡去...

 

4

 

青葱岁月,少年情愫,马金库的心里,也住着一个女孩子。

 

“为了你,我可以背叛自己、甚至是失去自己。”

 

日记本里夜夜执着,每一页,都写满了同一个人的名字,每一夜,都想念着和同一个人的故事。

 

马金库曾向母亲开口借500元钱,但是樊守丽却只有200元。

 

无奈,马金库只得从老板那里借了一笔800、一笔500,约定好了“发工资时扣下”。

 

借钱,马金库是为了给自己心仪的女孩开一个网店。

 

4年的未名之爱,终究没有迎来美好的结局。

 

女孩子在马金库的身上看不到未来,最终选择了离开他。

 

在QQ空间里,马金库写下了自己的自祭文:“脸上的微笑麻木到心里,有谁能看到我躲在黑暗里偷偷哭泣。”

 

5

 

来到马各庄之后,樊守丽将儿子放在一个汽修厂工作。

 

一同跟马金库上班的年轻人,却总是拿马金库的斜眼和耳聋开恶意的玩笑。

 

自尊心受挫,马金库常跟同事起争执。

 

“我把菜刀藏在枕头下面,谁在跟我吵,我就给他点颜色瞧瞧。”

 

2011年5月初,刚领到第一笔工资的马金库高兴地回家了,他拿出200元给母亲,告诉她"想吃什么买什么"。

 

——彼时的马金库,刚刚年满20岁。

 

儿子长大了,能挣钱了,樊守丽很欣慰,日子虽然依旧清苦,但是总算有了点盼头。

 

可这个盼头,却仅仅只持续了两个星期,就破灭了。

 

2011年5月22日,早晨6点多,马金库被老板叫起来卸货。

 

“我平时没那么大气性,那天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特别生气。”

 

上午8点多,马金库来到公司厨房,往一锅粥里放了二三十片安眠药。

 

“我想大家吃完都会想睡觉,就不用干活了。”

 

约一个小时后,老板和几个员工都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遂去就医。

 

 

到了晚上,马金库累了想睡觉,可正在洗衣服的尹女士(公司会计、老板的儿媳妇)又让他修电灯,又让他哄孩子。

 

“我当时特别来气,说不愿意哄。她说你是打工的,让你哄你就哄。”

 

两人先是争吵,后来就你推我、我推你地动起手来。

 

“我抄起墙角的斧子向她头上砸过去,想教育教育她就完事了”。

 

他说,没想到尹女士抱着孩子喊:“杀人了,救命啊”,孩子也在哭,“我当时害怕了,就下了死手。”

 

命运坎坷了20年之后,马金库成为了跟他生父一样的杀人犯。

 

杀人之后,马金库想回家看看亲朋好友,然后自杀,但翌日下午就被警方抓捕。

 

 

6

 

2011年10月8日,马金库在北京市强制治疗管理处司法鉴定中心做精神病鉴定,樊守丽赶过去看儿子。

 

——鉴定显示,马金库精神正常,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三个多月没见,樊守丽发现儿子比之前在家时变得白胖一些了。

 

当她看到儿子被铐住的双手时,泪珠便滚了下来。

 

马金库用力靠进母亲拥抱的双手,贴着他哭成泪人的母亲耳畔,缓缓地只说了一句话:

 

“看淡漠点儿吧,活着多累,别那么拼了。”

 

 

2012年3月1日受审当日,尹女士的丈夫及父母分别向马金库提出民事索赔139万余元及87万余元。

 

尹女士的丈夫向法官下跪请求判处马金库死刑,立即执行。

 

最后陈述时,马金库说:“我希望法官能尽快判决本人死刑立即执行,谢谢!”

 

说完,并向法官鞠躬。

 

——庭审现场说完这句话时,马金库露出微笑的表情。

 

 

“微笑”杀人犯,经媒体报道后,刺激了不少人的神经。

 

公诉人认为,马金库漠视他人生命权利,藐视法庭;受害者家属认为,马金库凶狠残暴罪不容诛。

 

2013年12月11日,法庭作出判决:

 

被告人马金库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6年10月14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将罪犯马金库的刑罚,减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不变。

 

至此,杀人者马金库的故事,告终。

 

 

7

 

写在最后:

 

父母离异、家庭暴力、留守儿童、原生家庭的伤害、童年阴影、身体缺陷、心理伤害、抑郁孤僻、贫穷困苦、疾病缠身、感情失败、婚姻破裂、事业受挫、生存压力、世态炎凉、无尽嘲讽...

 

人这一生,想要平安幸福的完整走完生老病死的旅程,着实不易。

 

成长路上的任何一个环节断了线,都有可能成为他日的致命一击。

 

最近追了一部剧,《我是余欢水》大结局了。

 

跟朋友提起观后感时,我用了一句话概括12集的剧情——人人都是余欢水。

 

剧中,余欢水三次举起了刀。

 

第一次,在公司里,对着冷嘲热讽挖苦他的同事,“你们他妈的都笑我,老子今天杀了你们信不信”?

 

第二次,在家里,养狗的贵妇,楼上装修的大款,都来找余欢水的麻烦,余欢水拿起两个酒瓶子往头上一敲,“老子跟你们玩命”。

 

第三次,回到前妻家里,离婚不过短短数日,家里却住进了另外一个男人,余欢水拿起了刀,最终在儿子一声“妈妈”的叫喊中,放下刀离去。

 

三次举刀,三次放下。

 

影视剧的结局,总是不敢拍的太过阴暗悲惨,总要给人向上的希望。

 

可是现实的世界里,哪有那么多皆大欢喜的结局?

 

马金库在内心里,无数次的想要举起刀了结了自己,无数次的反抗命运,想要拿掉“杀人犯”的儿子这个耻辱的帽子,想要换一种活法,最终却没能逃过命运的捉弄。

 

大千世界,亿万生灵,好人跟坏人,善与恶的界限,不是每一次都能有清晰的定义分明的。

 

真正意义上来说,那种反社会反人格的极度暴力的杀人狂魔,是极少数的。

 

当我们都在普及强调传递真善美的时候,更需要反思与警醒的,其实应该是如何避免去激发出人性的恶。

 

童年与青春、婚姻与家庭、事业与名利、哪一个阶段,谁的人生,是容易的?

 

童年的不幸和成长的遭遇,不能成为马金库杀人的理由。

 

——但,那是他杀人的原因。

 

我希望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能保留一点善意,并且心里要留个念想。

 

有善意,就不会招祸;有念想,就有盼头;有盼头,就有希望;有希望,就不会陷入绝境。

 

尊重,才能成全彼此相互的体面。

 

不要放弃最后的体面,不要丢掉心底的念想。

 

——“darling,我恨过这世界,却永远深爱着你。”

 

完。

 

参考文献:

2012.03.30.南方周末:冷血青春

2018-10-10.长春晚报《男子20多斧砍死雇主及其2岁儿子,庭审时他在笑!人是怎么变态的……》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