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绫濑水泥杀人案 > > 正文
《绫濑水泥杀人案》女高中生被囚禁41天,被强暴数百次!
上传时间:2019-02-17 19:11点击:

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尸案(或称绫濑水泥杀人事件)是1988年11月至1989年1月发生在日本东京都足立区绫濑的绑票、禁锢、强奸、性虐待、重伤害、谋杀和尸体遗弃的严重罪案的通称。

 

 

1988年11月25日受害者古田顺子(17岁,高3生)遭宫野裕史(犯案时已满18岁)为首等人以汽车随机掳人,先制造假车祸再以护送为由,拐骗受害者上车,后监禁凌虐长达41天。

 

直到受害者死亡再以汽油桶灌水泥方式将尸体弃置于海边。

 

由于宫野裕史等人未成年、犯行极度严重令人发指、犯罪历时很长,过程之中周遭的人有注意到少女遭到拘禁凌虐,却完全没有人适时警觉并拯救被害人,刑案发生地点又在被普遍认为与暴力事件无关的高级住宅区,对当时的社会造成极大的冲击。

 

受害人古田顺子是埼玉县人,就读于埼玉八潮南高中三年级,在学校中是有名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长相清秀可爱,而且待人亲切。 

 

高三的顺子,早早已规划好毕业后即就业的准备,并已通过公司面试。案发时顺子刚自打工商店下班,正骑着单车返家途中。

 

 

 

 

案件的犯人共有6人

 

少年A,宫野裕史(现改名为横山裕史),18岁

 

主犯,出生于1970年4月30日。

 

家庭环境优越,父亲是证券经理,母亲则是钢琴教师,因为双亲工作繁忙,自幼与祖父母长大,小学毕业时才回到父母家住,因此与双亲的关系并不好。

 

父母为了表现出对他的“照顾”,在物质上尽力满足他的同时,也放纵他横行霸道的性格。

 

身强体壮为柔道高手,因升高中后因个性问题无法适应团体生活及严格的训练,退出柔道部,热衷交际及斗殴,1988年3月退学中辍,聚集一群包含本案的中辍生组成“极青会”逐步变成帮派混混,且为其中活跃的领导人物。

 

少年B,小仓让(现改名为神作让),17岁

 

4个凶手中唯一被公开姓名的(一般少年犯的身份在法庭以外是受保护的,故外界不知道嫌犯身份。

 

1989年4月20日,『周刊文春』[ShukanBunshun]﹝1989年4月20日出版﹞揭露了这些少年犯的真实姓名,并称“禽兽是不被允许以人类的权利保护的”。),神作是他在出狱后的新姓氏,据说是被收养;91年入狱,99年被释放;在他出狱之后的2004年5月19日,又因为监禁与殴打友人而被判4年徒刑。

 

少年C,凑伸治,17岁

 

从犯,从小品性良好,父母在医院工作,家教严格,本来是好学生。他是拘禁住所提供者,现在居住在千叶市。

 

少年D,渡边恭史,16岁

 

从犯,由于少年A追求他的姐姐,成为少年A的小弟。在少年犯管教所中饱受欺凌而患人群恐惧症,1995年刑满释放后成为幽闭青年,足不出户。

 

少年E,中村高次

 

曾在自己的网志以说笑的口吻回忆这件事,对此毫无反省。

 

少年F,伊原

 

后成为送报员。

 

 

 

案件的特点

 

这个案件的犯人全都是未成年人。

 

犯罪事件恶劣并且在犯罪实施过程中长期对受害人进行监禁。

 

更令人心寒的是,案发地点是在高级住宅区,当时周围有人注意到少女被监禁,但是没有人去救她。

 

这个案件在社会上引起极大轰动。

 

 

 

案件回顾

 

1988年11月25日晚上,宫野裕史和凑伸治一起骑着摩托车在埼玉县三乡市内徘徊,打算抢劫路人的包,甚至有意强奸年轻女性。

 

在游荡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骑自行车打工回家的女高中生。

 

那名女生在县立八潮南高中就读,是高三女生古田顺子。

 

宫野裕史指使凑伸治“去踢翻她”。

 

凑伸治听到他的话开摩托接近顺子,抬起左脚踢在女生的右腰。顺子失去平衡,连人带车翻到侧沟里。

 

 

凑伸治驾车离开现场后,宫野裕史装作不认识那个人的样子,接近顺子,和她搭话:“你没事吧?”并将女生拉起来,说“刚才我就注意到那个踢你的人了,我也被他用刀威胁了。现在很危险我送你回家吧。”顺子相信了他的话,被他带到附近的仓库中。

 

宫野一改刚才的面目,对少女说:“其实我是刚才踢你的人的同伙,是盯上你的黑道。我就是里面的干部,听我的话你才能保命。”然后要求与那名女生发生关系,并威胁她,“如果大叫的话,就杀了你。”

 

在当天晚上9点50分左右,他带着那名女生乘坐出租车带到酒店,并实施强奸。

 

凑伸治家是他们经常聚在一起的地方。

 

当天晚上11点左右,宫野裕史打电话到凑伸治家,当时小仓让和渡边恭史也在凑伸治家。

 

宫野裕史对小仓让说:“我抓住了个女人,并且和她发生关系了。”小仓听到后便对宫野说:“不要放走那个女人”。

 

宫野和小仓让、凑伸治(和宫野分开,就回家了)、渡边恭史一起在约定的地方碰头。

 

见面后,宫野对他们说:“我威胁那女生说我们是黑帮,大家记得不要穿帮。”凌晨30分,四人带着那名女子穿过公园时,宫野以买果汁为由和小仓走到自动售货机附近。宫野问小仓:“那个女人怎么办?”小仓回答:“不如我们关着她吧。”

 

当时凑伸治的父亲去了旅行,家中只有母亲和凑伸治的哥哥。

 

 

凑伸治同意宫野和小仓的提议,将少女监禁在自己家中,渡边恭史也同意他们的计划。

 

宫野对少女撒谎并威胁她说:“你已经被黑帮盯上了,我们的同伙现在在你家门外游荡,所以要把你藏起来。”

 

四人把少女带到凑伸治家的二楼,从那天起直到少女被杀害,她一直被囚禁在这里。

 

少女被带到凑伸治家后,四人轮流监视少女。

 

当月28日深夜,这四人和另外两个不良少年E和F,一起聚到凑伸治家中。

 

那时,宫野裕史想让同伴们一起轮奸那名少女,于是给小仓3人、E和F轮流喝兴奋剂,他们把少女的衣服都脱光了,并且宫野裕史也要求其他人也脱光衣服,除了宫野和小仓之外,其他人都脱了衣服,拼命抵抗的少女被按住手脚,以E、F、渡边这个顺序轮流对少女实施强奸。

 

在那时候,宫野裕史拿出剃刀,将少女的阴毛剃掉,并且在她阴部插上火柴点燃,对她实行凌辱。

 

看到少女被火烧的样子,其他人都觉得很有趣。

 

因为他们怕吵醒楼下的母亲,就用枕头盖住顺子的脸,让她不能发出声音。

 

11月30日下午9点左右,凑伸治的母亲第一次看见顺子。

 

她对凑伸治说:“快点让她回家吧。”但是一个星期后她发现顺子还在家里,她直接对顺子说:“你快回家。”

 

但是顺子离开不久后,被其中一个少年发现,强行抓回,最后被害人还是没能回家。

 

 

 

并且,他们强迫顺子打电话回家,让她撒谎,“我离家出走了,希望你们向警方取消寻人启示。”而且他们不止一次,而是每五天就让顺子打三个电话回家,让顺子的父母以为她是离家出走。

 

12月初,顺子趁囚禁者们睡觉的时候,偷偷从二楼下来,想要拨打报警电话,但不幸的是,被在附近睡觉的宫野裕史发现。在警察正要询问的时候,宫野抢过电话回答:“没事,是误会。”

 

宫野和小仓因为这件事,对顺子进行疯狂的虐待,不仅对她拳脚相加,宫野还用打火机在女生脚踝点火,使她烧伤,还强迫顺子喝天拿水、威士忌和烧酒等。

 

宫野裕史在殴打顺子的时候唱着武田铁矢《应援》中的“加油、加油”的歌词,并且还要求顺子一起唱。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做的时候,也会要求顺子小声地唱“加油、加油。”

 

12月5日,东京的东中野车站内发生电车追尾事故。

 

宫野裕史对顺子说:“你父亲当时在那辆电车上,死掉了。电视上报道了,你要看吗?”他看到顺子不安的表情,就问她:“你现在心情怎样?”顺子回答:“很伤心。”宫野说:“其实是骗你的。”

 

然后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三人不停的重复“死啦”“还活着”,让顺子心理崩溃。

 

12月10日,顺子开始说:“我想回家。”宫野裕史问她,“你回到家怎样和你妈妈解释?”顺子回答:“这段期间我一直在新宿玩。”宫野说:“你穿着学生的衣服能在新宿玩这么久吗?”

 

 

说完又开始殴打她,并且在之前烧伤的地方又涂上打火机的火水,不停地点燃、熄灭。

 

之后宫野裕史不时的和其他的不良少年,要求少女全裸地跳迪斯科舞曲,有时让她自慰,并且会用马克笔在少女的脸上画胡子,会用铁棍不断抽打她。

 

他们不断对少女进行凌辱,犯下不可饶恕的暴行。

 

同月中旬至下旬,小仓让和凑伸治借口踩到顺子的尿液,多次殴打顺子。

 

他们看到顺子因殴打而变形肿胀的脸,开口嘲笑,他们殴打顺子时,宫野裕史并不在场。

 

第二天,凑伸治对宫野裕史说:“这个真的很有趣,一定要让你看一下。”宫野看到顺子的脸也感到很惊讶。

 

这导致他也开始殴打顺子,并且他还在顺子的大腿、手等部位倒上油,并不断地用打火机点燃。顺子的身上到处都是烧伤。

 

这个时候,顺子已经受不了他们残酷的虐待,她哀求他们不如杀了她。

 

这个月下旬开始,宫野裕史他们主要是让凑伸治的哥哥来监视顺子。凑伸治的哥哥只给顺子很少的食物,在年末的时候,只给一点点牛奶。

 

顺子因为营养不良,还有宫野裕史他们的虐待,身心已经陷入极度衰竭状态,没有食欲,面部浮肿,手脚因为烫伤得不到及时医治而溃烂,甚至连去楼下上洗手间都很困难,她只能终日躺在被监禁的地方——凑伸治的房间中。

 

1989年1月4日,宫野裕史打了通宵麻将,一直输钱。

 

 

之后他去了渡边恭史家,小仓让、凑伸治两人也刚好在场。四人打算去家庭游戏机室玩,但是因为打麻将输了,宫野裕史想去欺负顺子来泄愤。

 

他对其他三人说:“好久没去欺负一下顺子了,要不我们一起吧?”

 

凑伸治和渡边恭史首先到凑伸治的家去,随后宫野裕史和小仓让也到了。

 

就像上面所说一样,这时候顺子已经陷入极度衰弱的状态。

 

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三人早上8点左右在凑伸治的房间里。小仓让把羊羹递给顺子,问她这是什么。顺子回答:“小仓让,羊羹。”他们质问顺子,为什么要直呼小仓让的名字。(注:在日本称呼人一般要加“先生”表示尊重。)

 

“小仓让羊羹先生。”

 

他们又质问顺子,为什么要给羊羹加尊称。以此为由他们又对顺子拳脚相向。

 

对于这些行为,顺子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任由他们摆布。

 

这次他们在虐待顺子时,渡边恭史和凑伸治的哥哥在隔壁房间。宫野裕史让凑伸治把渡边叫过来,四个人聚在一起。

 

接下来小仓让和凑伸治用脚踢顺子的脸,顺子倒下了,他们强行把她拉起来继续殴打她。

 

 

顺子已经放弃挣扎,任由他们殴打。由于不小心撞到房间里的音响,她开始抽搐痉挛。

 

宫野裕史他们这个时候开始意识到,如果继续虐待,她可能真的会死亡。

 

但是虽然知道继续殴打顺子她会死,随后小仓让和凑伸治还是继续对顺子拳打脚踢,并且对她作出下文所说的暴行,导致顺子的血从烧伤的地方迸溅出来,整个房间都是顺子的血。

 

渡边恭史想到如果徒手殴打的话,血会弄脏自己的手,他就用塑料袋包住手,用拳头暴打顺子的腹部和肩膀等部位。

 

宫野裕史他们也模仿他,用塑料袋包住自己的拳头,对顺子的脸、腹部、大腿等地方拳打脚踢。

 

更过分的是,宫野裕史拿出重1.74kg的铁球,用力击打顺子的大腿

 

小仓让他们三人也学着宫野,轮流用这个铁球击打几十次,渡边将铁球举到与肩一样高的地方,将铁球砸到顺子的腹部。

 

宫野裕史还不断将挥发性的油涂在顺子的大腿上,用打火机点燃。虽然顺子一开始想用手灭掉火。

 

但是最后她还是没能作出反应,静静地躺在地上。

 

他们的暴行从当天早上8点一直持续到10点,在这长达两个小时的暴行下,顺子因为重伤,在同日晚上10点左右死亡。

 

 

水泥抛尸

 

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五天后在暴力团体经营的花房中接到凑伸治哥哥的电话,“女生的情况不对。”当他们赶过去的时候,才知道少女已经死了。

 

他们害怕自己的罪行暴露,所以打算让凑伸治的哥哥和他们一起抛尸。

 

他们将尸体用毛巾包起来,放到大型旅行袋中,用胶带封住。

 

宫野事前从自己工作的地方借来一辆卡车还有一些水泥,从附近的建材店偷来一些沙子和混凝土块,在卡车上将尸体和从附近拿的金属大桶搬到凑伸治的屋前,几人将搅拌好的混凝土和装尸体的袋子放进大桶里,还放入水泥块进行固定,并将黑色的塑料垃圾袋盖在上面,用胶带封住。

 

 

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3人在当天下午8点左右,用卡车将大桶搬去东京都江东区若洲的垃圾场(现在的若洲海滨公园内)。

 

那段时间,宫野裕史在找当时很有人气的长渕刚主演的电视剧《蜻蜓》的录影带。这是因为顺子被绑架的那天,她赶着从打工的地方回家,就是为了看《蜻蜓》的最后一集。

 

但是因为监禁,她一直没能看最后一集。

 

她多次提到这个,所以他打算把这个录像一起装进去。这是宫野裕史唯一展现出来的人性的一面。但是,对此宫野裕史解释,“与其说可怜她,其实是我不想被怨恨……”

 

被监禁的女高中生,凑伸治父母是知道她的存在的,而且他们还曾经一起在一楼吃饭。那个时候,他们催促女生:“快点回家。”虽然少女短暂离开过那里,但是最后还是被加害的其中一个少年捉回来,继续监禁。

 

同年3月29日,其中一个少年因为其他事件而被捕,在审讯过程中,警方才知道这个案件。

 

 

 

审判过程

 

检方侦结后以诱拐、猥亵、强奸、谋杀以及抛弃尸体罪名仅对主要四人起诉。

 

东京地方法庭于1989年7月31日进行了开庭审判。至于未被提起公诉的几人,是因为检方认定那几人是“被迫参与犯罪”,于是免于起诉。

 

主谋少年A:伤害致死罪和抛弃尸体,求处无期徒刑。 

 

少年B:伤害致死罪和抛弃尸体,求处13年有期徒刑。 

 

少年C:故意伤害罪和抛弃尸体罪,求处5-10年有期徒刑。 

 

少年D:故意伤害罪和抛弃尸体罪,求处5-10年有期徒刑。

 

审理过程法官公开检方提出的公诉书内容:“...本案是我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重大且极其凶恶的犯罪,被告人的作案和杀人动机毫无斟酌的余地。对被害人来说,她遭遇了常识无法考量的凌辱...”

 

1990年7月19日,东京地方法庭对本案做出宣判:

 

少年A,伤害致死罪和抛弃尸体罪名成立。改判17年有期徒刑。

 

少年B,伤害致死罪和抛弃尸体罪名成立。改判5-10年不定期徒刑。

 

少年C,故意伤害罪和抛弃尸体罪名成立。改判4-6年不定期徒刑。

 

少年D,故意伤害罪和抛弃尸体罪名成立。改判3-4年不定期徒刑。

 

一审宣判后,检方立即以“量刑过轻”为理由提出上诉。

 

1991年7月12日,东京高级法院对原判改判:

 

少年A,改为20年有期徒刑。

 

少年B,维持原判。

 

少年C,改为5-9年不定期徒刑。

 

少年D,改为5-7年不定期徒刑。

 

东京高级法院对这一判决,也阐述了自己的意见:“本案因为作案人均为未成年人,所以依法进行从轻判决。尽管与成人犯罪的刑罚相比,这一判决似乎过于宽宏大量,但本着拯救和教育青少年为目的,本庭认为这一判决是合适的。”

 

 

 

犯罪者现状

 

少年A,2007年获得假释,出狱后改名。

 

少年B,1999年从少年犯管教所刑满释放。出狱后改名,后因他案又被判处4年徒刑,已出狱。

 

少年C,1997年刑满释放。2018年8月19日在埼玉县川口市的路上以棍子殴打,并以小刀刺伤一名32岁男子遭到日本警方以杀人未遂罪逮捕。

 

少年D,于少年犯管教所中饱受欺凌而患人群恐惧症,1995年刑满释放。成为幽闭青年,足不出户。

 

 

 

 

受影响的艺人——饭岛爱

 

1、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8日消息,据日本媒体报道,去年平安夜,年仅36岁的日本女星饭岛爱在家孤独去世,朋友们为了纪念这位曾经的AV天后,特意举办了一周年祭奠活动,在会上有朋友初次提到了饭岛爱和当初轰动一时的绫濑水泥杀人案的关系。

 

在名为“JoyClub”的酒吧里,一群饭岛爱生前的朋友们在这里相聚,聚会大厅中央悬挂着饭岛爱的遗像,总共有20多人参加了今次的聚会。

 

饭岛爱初中时由于和家人关系不好,于是从位于江东区龟户的家离家出走,来到银座开始当女公关,同时也到新宿夜总会兼职。

 

本次纪念会的主办人A先生回顾说:“饭岛爱看起来是很普通的女孩子,但她自力更生的精神很强。”另一位饭岛爱生前的朋友B先生说:“她拍AV的时候全身整容了,胸部还是很小。”C先生则指出,“虽然胸部很平但她很受欢迎。”

 

饭岛爱作为一名超人气AV女优、人气平面写真女郎之后,和家乡的朋友关系越来越冷淡,最后甚至完全没有联系了。

 

根据与会者透露,饭岛爱和朋友们断绝来往的最大原因,是1988年绫濑水泥杀人案。

 

这起案件当时影响很广,因为花季少女惨被杀害而且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而网上有人爆料该案主犯少年是饭岛爱的前男友,这在当时给饭岛爱带来了很大的伤害。就算去年饭岛爱死亡后,依旧还有人翻出此案来说事。

 

2、曾与饭岛爱有过来往的印度尼西亚总统夫人Dewi夫人(日本名根本七保子)在官方博客以“饭岛爱之死”发表文章。

 

她表示,一开始不明白为何年纪轻轻的饭岛爱会引退娱乐圈,私下找她了解后,才发现内情不单纯。

 

饭岛爱的出版业友人高须基也透露,饭岛爱生前对4件事始终耿耿于怀,包括曾是AV女优的身份、健康不佳、与担任小说『柏拉图式性爱』编辑的恋情无疾而终,以及无端卷入20年前女高中生水泥封尸杀人事件等。

 

高须基还说,1988年发生17岁女高中生遭一群人监禁,轮奸,最后浇灌水泥弃尸的案件,犯人中有包括饭岛爱当时的男友。

 

虽然饭岛爱撇清此案与她的关系,但盛传背后一直有人以此威胁她,让她长期活在恐惧中;而网站上谣传她与凶嫌的关系不单纯,更让她觉得很受伤。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