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红 > > 正文
杨丽萍简历及个人资料简介:30年不吃米饭,靠助理洗澡
上传时间:2021-11-27 23:22点击:



杨丽萍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有人说我为了舞蹈牺牲很多,其实我一点儿没牺牲,我从小爱里找到了大爱。

这不是故作谦虚,也不是自我解嘲,而是境界。

如今,“孔雀公主”已经63岁了。

这个无婚无子、仿佛“嫁”给了舞蹈的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命运的馈赠1958年11月,杨丽萍出生于云南大理。

大理,无数文艺青年做梦都想到达的精神“圣地”,杨丽萍出生就在圣地。

要不怎么说投胎也是门技术活呢。



只可惜,她的运气好像都用在了挑选出生地上,没能再选一户殷实人家。

家中贫困,父母不和,早早就离婚了,杨丽萍排行老大,很小就扛起了照顾弟妹的责任。

哦不对,命运还给她留下了最宝贵的礼物——送分题无奖竞答时间,你们觉得是什么?



——是灵气。

哈哈哈哈,谁刚才猜舞蹈天分来着?评论区别跑啊。

那么问题来了,为啥龙大姐觉得舞蹈天分并没有排在第一位呢?答:杨丽萍是白族姑娘,跳舞技能属于出厂自带配置,不足为奇。



对于她来说,在艰苦生活中依然能感悟到生命奥秘的灵气,才是命运真正的馈赠。

她最喜欢的事情,是在田间跳舞,随着自然的呼吸舞动。

跳到最后,物我两忘。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





孔雀公主那个年代,人人都吃不饱肚子,很多穷苦人家会把女孩卖到缅甸换钱。

杨丽萍差点就被母亲卖掉,多亏了她在舞蹈上的天赋,母亲的想法才没有付诸实践。



14岁,她机缘巧合进入了西双版纳州歌舞团。

此前,她甚至没有经受过像样的专业训练。

在众多专业团员的眼里,她只是个不会劈叉的吊车尾,动作慢跟不上节奏,根本没资格和其他人一起上台。



他们不知道,那是杨丽萍在坚持自己的节奏。

就这样“非主流”了8年,1979年,她主演的民族舞剧《孔雀公主》荣获云南省一等奖。

孔雀公主,一飞冲天。

第二年,她就进入了中央民族歌舞团——中国唯一的国家级少数民族文艺表演院团。



在中央民族歌舞团的日子没什么不同,顶多算是州歌舞团的2.0版本。

团内其他成员发现,杨丽萍十分不合群:别人学芭蕾,她翘课跳孔雀舞;别人到点下班,她摸黑跳孔雀舞;别人住宿舍,她被分到仓库,她不为所动,依然坚持练孔雀舞。

卷起来了.jpg很快,6年过去了。

1986年,她创作并表演独舞《雀之灵》,直接拿下了第二届全国舞蹈大赛的创作一等奖和表演第一名。

包圆了属于是。



无数荣誉如潮涌至,杨丽萍却从未因外物而改变。

名声不显时,人们叫她“异类”。

功成名就后,人们叫她“仙神”。

但她知道,她依然是她。





成功背后关于杨丽萍的江湖传说里,有不少人间真实。

比如跳舞水平。

你让她学别人的舞姿,她啥也不是;你让她表达自我,她能让最挑剔的评论家如痴如醉。



比如控制体重。

她要求自己体重永远不能超过90斤。

在身高165cm的情况下,想做到这点,喝西北风都嫌热量高。

她的午餐往往是一片小小的牛肉,半个苹果和一个鸡蛋。

而被传得最邪乎的,是一次饭局,别人都跟那胡吃海塞呢,她在一旁嚼玫瑰花。

真·仙女。



又比如指甲。

长长的指甲是孔雀舞的精髓。

为了避免“跳着跳着假指甲甩飞了”带来的尴尬,杨丽萍蓄起了真指甲。

一共养出了5cm,好看是好看——这TM严重影响生活啊!



要花巨额保养、不能拿筷子吃饭、不方便穿衣服、不能自己洗澡,就连上厕所都得让人陪着。

怎么擦屁股呢?只能让助理帮忙了!这也就是所谓的“她把自己活成了老佛爷”。



近乎严苛的自律下,杨丽萍真的活成了很多人最想要成为的样子。

60几岁,姿态依然挺拔如少女。



杨丽萍有过两段婚姻。

第一段,是她太年轻不懂爱情;第二段,是与台湾百亿商人刘淳晴。



第二段婚姻持续了7年,结束却并不是因为什么七年之痒,而是因为孩子。

刘说:“我们要个孩子吧,我愿意把所有财产都给他!”杨丽萍的体脂比不允许她怀孕,想生育,必须增肥。

在家庭与舞蹈之间做抉择,她选择了离婚。

她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生命状态。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去年引起热议的「杨丽萍不婚不育」事件。



在她发布的日常生活视频下,有条留言: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是没一个儿女,即使你再美再优秀都是逃不过岁月的摧残。

点赞过万。



世界的参差,在此刻尽显。

留言的人不知道,早几年杨丽萍已经在一档节目里表示过:“一棵树是我儿子,一只小蚂蚁也可以是我的孙子,一朵花呢也是我的女儿,不是说我是个个体生了孩子才完成人生,才完美。





面对全网的舆论,她依然没有改变想法。

她说:“有些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些是享受,有些是体验,有些是旁观。

“而我是生命的旁观者,我来到这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





她选择了舞蹈作为此生挚爱,就必然不会在意旁的东西。

“我每次跳孔雀舞,都觉得我在一片森林里面,霞光万丈。





有些人来到世上,只为看一眼月光。

或者成为月光。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