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案 > > 正文
福田和子真实事件:福田和子整容逃亡15年
上传时间:2021-07-15 19:38点击:

整容7次,逃亡近15年,在追诉期马上就结束之前被捕,杀人犯福田和子度过了矛盾的一生。

 

 

她的命运与日本社会的命运紧紧缠绕,在四面环海的岛国上,她也仿佛一座孤岛般生活。她的后半生一直在逃亡,化名无数,无法成为自己,却一直忍不住靠近他人,建立联系,寻求温暖。她为了自由逃亡,又陷入另一种监牢。

 

(由于福田和子多次整形,资料中也没有关于各个时期她整形后相貌的确切照片,所以文中配图不完全与时间线匹配)

 

黑暗记忆

 

1948年1月2日(昭和23年),在日本战败的3年后,福田和子出生在位于日本四国西北部至中北部的爱媛县的松山市。

 

(爱媛县在日本的位置)

 

从1945年日本正式投降,到1952年《旧金山和约》生效,都被称作日本的盟总时期。这个时期的前半段,日本因为被以美国为首的同盟国占领,处于转型阶段,局势混乱。通货膨胀和失业导致日本经济几近崩溃,福田和子就恰巧出生在这个时期。

 

 

福田和子的父母在大约1953年时离婚,一说是她的父亲跟一个舞女跑了。母亲带着她搬到了爱媛县的川之江市(后该市被并入四国中央市)。此时日本国内正处于政治势力交接阶段,虽然经济已经随着美国的扶持而渐有起色,但母亲并没有可供谋生的技术,无奈之下只好做起皮肉生意。

 

(50年代日本老照片,图文无关)

 

日本四面临海,川之江市又位于爱媛县的最北部,同样临海。福田母亲的很多客人都是渔民,她渐渐与其中一位产生了感情,于是随着他搬到了今治市的来岛,盼望结婚后可以过上幸福宁静的生活。

 

 

来岛是位于今治市北部的一座小岛,非常封闭,岛民也比较排外。在得知福田母亲之前的职业后,开始有人对福田一家指指点点,福田和子在学校同样被同学取笑。

 

到福田上初三(另有说法初二)时,母亲实在无法忍受种种歧视,离开了来岛,带她搬到了今治市内。为了生活,母亲只能选择继续出卖肉体。一段时间后,母亲用之前的积蓄,加上赚到的钱,开了一家脱衣舞酒吧。

 

(福田和子童年的生活轨迹)

 

20世纪50年代后期,日本逐渐进入经济腾飞时期,1964年召开了东京奥运会(奥运会在当时是促进经济发展的盛事,如今也已经发生了变化,还有人记得今年的东京奥运会吗,还有7天就开幕了),到1968年,日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新干线就是在64年东京奥运会前抢工期完成的)

 

经济发展后,人民的娱乐活动需求增加,福田母亲所开的酒吧也借此东风,生意很不错。经济条件转好后,母亲用钱加倍补偿福田,但因为忙碌,也并没有过多时间陪伴。

 

从童年到青春期,福田和子一直随母亲颠沛流离,也早早缺失了父爱,她选择了向同班同学须藤恋爱寻求温暖。对方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只是没过多久,甜蜜恋爱戛然而止。从50年代末开始,因为抗议美军占领等等,日本的左翼学生运动不断,日本政府经常进行打击,由于不便直接出手,还扶持了很多黑社会势力代为镇压。须藤在一次左翼学生的抗议运动中,被由日本政府扶持的黑社会当街打死。

 

(日本左翼学生运动)

 

高三的福田和子经此打击,不久就选择了辍学。她很快又找到了新的情感寄托,一名当地的混混(一说和她同龄也是17岁,另一说19岁),两人开始同居。

 

某天,17岁的福田和子与男友几人想盗窃财物,瞄上了高山市税务局长。他们带着凶器闯入该局长家中,结果发现局长妻子在家,他们将其捆绑后搜刮财物,又被外出回来的佣人发现,佣人报案后,他们很快被捕。福田和子被判服刑6年(另有说法她被判刑3年,因未成年缓刑5年,但这与后文她经历了松山监狱事件的时间不符,不予采信)。

 

前面说过,此时日本的黑社会由于政府的扶持等原因逐渐崛起,福田和子服刑的松山监狱此时也正经历一段被黑社会变相控制的时期。起因是当地两个帮派混战,有多达几十人的黑社会成员被关进松山监狱,但他们对当地非常熟悉,于是开始收买狱警。后来又通过掌握贿赂狱警的证据,开始威胁狱方,甚至殴打狱警。

 

(日本黑帮照片,非文中所提帮派)

 

这些黑社会成员名义上被关押,事实上,他们不仅可以随意与外界通信,能无限制的拿到烟酒和现金,还能在狱中随意游荡,组织赌博。发展到后来,他们甚至买通了女性监狱的看守,随意强奸狱中的女性犯人。

 

入狱后年轻的福田和子也成为松山监狱事件的受害者之一,被黑社会强奸。

 

1966年,因为松山监狱事件被媒体报道,政府开始着手调查,包括福田和子在内的一些女性犯人被转移到高松市监狱,没想到,在这里,福田和子又遭到狱警的性侵

 

而另一边,被调查中的松山监狱有两名典狱长自杀身亡,档案室中关于该案的记录都因不明原因焚毁。后来有一些出狱后的女犯人虽然提起诉讼,但已无证据保留,到了1981年,日本法律所规定的15年追诉期已满(2005年,追诉期改为25年,2010年后,取消追诉时限),福田和子受到侵害的松山监狱案不了了之。

 

这里,请大家记住日本的追诉期限是15年。

 

短暂的平静

 

1972年,在两个监狱都经历了地狱生活的福田和子终于出狱了。此时她只有24岁,人生依然可以重新开始。她回到了松山市。

 

和母亲一样,毫无生存技能,又刚出狱的福田和子也选择了出卖肉体为生。而她也在欢场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任丈夫,池上。

 

池上曾是当地黑社会的成员之一,后来目睹了前文提到的帮派斗争,觉得过于惨烈,所以金盆洗手,进入当地一家金属加工厂工作。70年代,日本的经济依然处在腾飞期,到处都在进行基础建设,金属加工行业也比较兴盛。池上收入不错,后来还成为管理人员。

 

福田和子并未对池上提及过自己曾经入狱,或许担心自己的过往被发现,她一直没有和池上正式登记结婚,但两人生育了3男1女,早已成为事实上的夫妻。也因为没有正式登记,所以福田和子一直保留了娘家的姓氏,这一阶段,福田和子似乎过着平静的生活,并未留下太多记载。

 

经济腾飞期过后,日本的发展开始放缓。而极其依赖基础建设的金属加工厂,生意也日益萧条。1982年,育有4名子女的福田和子想要补贴家用,只好像母亲当年一样,重操旧业。只是她已经年过30岁,又生儿育女,无法再像年轻时一样陪酒,只好做对外貌等条件要求略低的艳舞秀舞女谋生(有资料说她此次是在高级餐厅做女招待,我认为不可信)。

 

关于福田和子这第二次的陪酒生涯,所留下的资料也有出入,一说她性格非常暴躁,因为外表苍老,又因生活重压显得很疲倦,所以不受欢迎,常被顾客称为“大婶”,她就因此大发雷霆,对顾客破口大骂;另一说她性格比较稳重,和同事们也关系不错。

 

我此处根据后续福田和子的一系列表现推断,采信第二种说法。

 

可以确定的是,这个阶段的福田和子结识了艺名为“爱”的同事安冈厚子,她时年31岁,比较漂亮,也喜欢消费,经常购买高级时装和皮包等等。

 

(安冈厚子)

 

在日本的经济腾飞期,奢侈品消费相当普遍。现在日本vintage市场之所以兴盛,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到了九十年代泡沫经济爆破时期,大家因为经济状况变差,将还很新的奢侈品变卖来换取生活费,所以市场上有足量流通的货品。

 

据两人的同事事后说,福田和子和安冈厚子关系不错。安冈厚子在和福田和子一起工作时,就经常向大家借钱消费,归还很不及时,后来就只有福田还借给她。后来两人虽然不在同一地点工作,但仍有来往(另有说法是福田向安冈厚子借钱,总之两人有经济纠纷)。

 

开始逃亡

 

1982年8月21日,警局接到报警电话,安冈厚子的同事称她已经两天没有出现,有人去她的住所查看,也未见人影。但出于安冈厚子特殊的职业属性,警察初期并没有专注调查。直到3天后,有登山者在市郊一处山林中发现一具女尸,经查,正是失踪的安冈厚子。

 

(尸体挖掘现场)

 

安冈厚子的尸检结果显示,她衣物完好,没有穿鞋,但没有明显外伤,也没有遭受性侵。山林应该不是第一作案现场,她很大概率是被人杀死后抛尸到这里的。

 

警察在调查中发现,在案发前那几天,安冈厚子在一家小酒馆中曾与福田和子发生争执,酒馆老板提到,似乎是因为安冈厚子不愿意还钱。和死者有金钱纠纷的福田和子因此成为重点怀疑对象。

 

安冈厚子公寓中的存折和印章已经消失,同事们提到的高级时装等也不见踪影。有邻居作证,曾在安冈厚子家楼下看到有车搬运财物,而福田和子家的邻居也看到他们往家中带回一些洗衣袋罩着的衣物。

 

8月27日,警察终于带着搜查令来到福田和子家中,他们发现,家中只有池上和4个孩子,以及残留的一些尚未处理掉的名牌服装等。

 

 

据池上交代,8月19日,他接到福田和子的电话,让他赶到松山市内的一处公寓。他到达后,发现屋内除了福田和子,还有一个俯卧在地上已经死去的女人。福田和子说当晚她来到这名前同事家中,要求对方归还自己借出的400万日元,但对方说没有这么多现金,还拒绝了福田要求典当物品还债的要求。两人发生争执,对方拿出凶器要杀福田,福田出于自卫,用烟灰缸砸晕了对方,然后掐死了她。

 

 

福田阻止了想要报警的池上,搜罗了安冈厚子家中财物,包括13万现金、存折等,以及事后经查总价大约951万日元的物品。

 

(安冈厚子家中)

 

一开始两人本打算把尸体抛尸到池上一个农村朋友家里的沼气池中,但行至半路,他们觉得尸体若被发现,可能会拖累朋友,就改为抛尸到山林中。

 

但与池上口供不一致的是,尸检结果说明,安冈厚子死前并未与人搏斗,也并不是被人用手扼住脖子窒息而死,而是从身后被丝袜或丝巾(一说腰带)勒死。但因为家中的财物池上没有销毁,也没有外逃,警方认定池上并未参与杀人,只以尸体遗弃罪逮捕了他。

 

关于福田和子在19日杀人后的行踪,有两个版本的说法,一说21日福田带着典当财物所换得的197万日元坐船逃往广岛,当天又坐新干线去往大阪,并取出了安冈厚子存折余额59万元,然后去往东京。

 

在另一说法中,出现了一个名叫二木的福田情夫,他提到福田因为嫉妒安冈,向其借钱未果后恼羞成怒杀人。作案后,福田让丈夫帮她把东西搬到和情夫姘居的公寓,直到24日才开始逃亡,去大阪取钱是在25日。但我认为,让丈夫帮忙把财物搬到与情夫的公寓这点有些不明所以,而且杀人之后还能安然度过几天后才逃亡也不太符合逻辑,这个说法不予采信。

 

8月29日,警方通过监听池上家中的电话,发现了福田和子的行踪。池上对福田说:“千万别干傻事,别自杀,回来自首吧。”而福田回答:“没事,我不会想不开的,有时间我会再打电话来的。”通话记录显示,此时的福田在东京新宿。但她仿佛消失于人海,警方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她。

 

到当年10月,迟迟未能侦破的案件被媒体质询,警方被迫将福田和子的信息披露给媒体,东京新桥一家整容医院的医生惊奇地发现,报道中这名女子曾在该医院做过整容手术,割了双眼皮。

 

 

但是,据事后侦查发现,福田和子第二天又到横滨一家医院垫了鼻梁,一周后,她又去到大阪,做了丰唇和嘴角上翘。

 

 

虽然东京的医生向警方提供信息后,警方也发布了福田和子可能整容后逃亡的消息,但是,她在三家医院均使用了化名,所做的也都是小手术,五官分开调整,无人能拼凑出她此时的样貌。从这时起,她也失去了自己原本的名字和相貌。

 

 

小野寺华代

 

从大阪离开的福田和子,带着新的容貌来到了金泽市。

 

(福田和子初逃亡时行踪:松山→广岛→大阪→东京→横滨→大阪→金泽)

 

她化名小野寺华代,找到一家小酒吧工作,在酒吧结识了当地一家和菓子店的第三代传人,村山次郎。

 

村山次郎此时的婚姻状况,一说是刚刚丧妻,一说是因为结识福田和子而离婚,总之在大约1985年,两人开始同居。福田和子几乎再次重复母亲的命运,过去因为当过陪酒女郎而被人看不起,但是,她凭借之前在风月场上的历练,和村山次郎一起把店铺经营地蒸蒸日上。他们经常推出造型新颖的季节限定款和菓子,对邻居们也十分慷慨。或许也因为金泽是旅游胜地,对外来人员并没有那么排斥,总之,福田和子似乎可以在此处扎根。

 

 

1986年,思念儿子的福田和子还做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决定,她以“老家的外甥”的名义,将十几岁的大儿子叫到店铺工作,因为店铺有一些商品会销往东京等大城市,他就负责长途货运工作。

 

生意红火,日子美满,村山次郎觉得应该给尽心尽力帮助家族生意的福田和子一个名分,但不能暴露自己真实身份的福田每次都以“前一段婚姻失败,前夫很偏执,不同意离婚,还可能会报复老家亲戚”为由推脱,这点一直令村山的亲戚们不解。

 

自从福田和子开始逃亡,媒体经常报道有关她的新闻,所以民众对于她的来历都非常清楚。某天,她的大儿子在送货时出了一起小车祸,保险公司调查时,村山次郎发现他的户籍所在地就是爱媛县松山市,还向她开了一个“你不会就是福田和子吧”的小玩笑,不过他并未真的生疑,福田回复说,“你在说什么?世界上有很多长相相似的人。光是日本人就有一亿,所以长着相似的脸的人肯定有一两个”,此事也不了了之。

 

又过了一段时间,某天在一个福田和子并未出席的家族聚会上,电视上又播放了关于福田和子的新闻,所公布的住址和福田带到店里工作的小伙子的户籍地址一模一样。

 

 

村山的家人开始对福田和子产生怀疑,第二天遇到她时,详细询问了她出生的地方,但因为她的容貌已经改变,也并不能确定她是否真的是福田,所以隔天将消息告诉了警察。

 

1988年2月12日,得到情报的警察赶到福田和子为熟人举办葬礼的公民馆,却因为不知她现在的容貌,询问了一位遇到的主妇,是否有见到村山太太,这名主妇回复说,村山太太刚回家去了。于是警察又赶往村山家中。而被询问的这名主妇,其实正是福田和子。她从亲戚的盘问和警察的询问中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没有再回家,直接找了一辆自行车,骑到了小松市,向朋友借了2万日元后,继续开始逃亡

 

 

14年344天

 

在做了3年的小野寺华代之后,福田和子在之后的逃亡生涯中,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没有再长期居住在同一地方,或者与人建立紧密的联系。

 

在这9年间,她曾经去过名古屋、大阪、福冈、神户等地,化名多达20个,包括仓本薰、中村百合子、中村美雪、望月琴等等。她神出鬼没,虽然警方在村山的店铺中得知了她当时的相貌,但她之后又进行了一些局部整容手术,并没有那么好辨认。

 

 

在逃亡的第14年,1996年8月底,福田杀人案的追诉期的最后一年,日本警方发出了第一次悬赏通缉,任何提供福田和子下落的人,都会得到100万日元,而第一次给她做整容手术的东京整容医院,也认为应对此事负一定责任,愿意出300万日元一同寻找她的下落。

 

 

福田的“身价”陡增至400万日元。而400万日元,正是她当日借给安冈厚子的数额。

1996年的福田和子,化名中村由纪子回到了之前曾经待过的福井市。追诉期还有不到一年时间就要过去,或许她此时已经放松了警惕,也或许长期的逃亡已经让她太过寂寞,她再次和一些人熟悉起来。她化名中村玲子,经常出入一家关东煮店。甚至还在某次在店内看到播放关于自己的通缉新闻时,开玩笑道,这个人长得好像我。

 

容貌虽然通过整容手术改变,但声音无法改变。当时电视上除了福田和子之前的照片,还经常播放她的电话录音。店主和熟客们都渐渐觉得,经常光顾的这名客人,就是福田和子。

(因为警方发布的对话中只截取了福田和子的部分,所以意思并不连贯,几句话的大意是:是不是很期待我被抓住、逮捕我很有趣吧、我不会失败的、危险危险。) 在这家关东煮店,店主和熟客引诱福田和子来唱卡拉OK,并向警方提供了她留在啤酒瓶上的指纹。警察确定,这名女子,正是福田和子。 1997年7月29日,蹲守几天的警察终于又等到了来光顾的福田和子,并将她抓获。她为期14年344天的逃亡生涯,就此结束。





“无期” 1997年8月18日下午14时,在距离福田和子诉讼时效不足11小时前,福井警察署的资料终于送到了爱媛县地方检察院,她被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 在将福田和子送去松山市的新干线上,她被记者包围,引起了很大骚动。

 


1998年11月16日,福田和子案开庭审理,公诉方提出判处无期徒刑,认为她犯案手段残忍,在逃亡过程中毫无悔意。1999年5月,松山地方法院判决福田和子故意杀人罪成立,判处无期徒刑。被告律师提起上诉。2003年11月,东京最高法院驳回上诉,确定无期徒刑。 



在审判过程中,福田和子的长子曾说,“母亲犯下的罪是无可救药的。对受害者和遗属感到非常抱歉。但是对我来说,她还是我最喜欢的值得尊敬的母亲。将来出狱后我想和她一起生活,我的妻子也知道这件事。”他后来还提到,母亲开始逃亡之后,他居住在外婆家,半夜偷看电视,看到了关于母亲涉嫌谋杀的新闻,非常痛苦,想到弟弟妹妹们,才撑过来。 在被捕后的陈述书中,福田和子对自己杀人一事表示道歉。她也谈到了一些逃亡过程中的事,比如在名古屋兴奋剂中毒,差点被卖掉;在千叶差点被人杀害,自己赤脚逃跑了;在大阪也曾经有过流浪的经历。 2005年3月,福田和子在狱中因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于关押她的和歌山监狱。终年57岁。 福田和子的故事在日本引发了强烈关注,还有日本媒体将劳荣枝称作中国的福田和子(点击查看:劳荣枝的选择),由她的经历所改编的文学和影视作品颇多。



(由福田和子经历所改编的影视文学作品)大家在其中分析她跌宕的早年经历,很多人猜测,她如此强烈的想要逃离监狱生活,是因为松山监狱事件的经历,令她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回到监狱。而松山监狱事件在追诉期过后,再无人过问,也启发了她,只要逃过15年,就能重获自由。 在人生中珍贵的17到24岁,她在牢里度过,短短10年的安稳生活后,她又开始无止境的逃亡。最后一次入狱,她被关押了7年。

 

很多人将福田和子视为杀人的“恶女”和靠男性生活的“妖女”,因为除了在村山家的店铺,她后来几次辗转,还做过一些风俗业相关的工作。她曾经在狱中与家人的通信中,倾诉自己对“爱”的渴望。福田和子应该是渴望与人建立联系的,她的落网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软弱”。颠沛的逃亡生涯,何尝不是另一种监牢,若是早些自首,为自己的罪行付出应有的代价,或许,真的在出狱之后,可以跟儿子一起生活吧。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

相关文章